阅读历史
换源:

第62章 漫长的一天2

作品:农场,啤酒和理想生活|作者:蒸汽波函数|分类:奇幻频道|更新:2021-02-23 08:59:17|下载:农场,啤酒和理想生活TXT下载
  “算了,安易哥,既然她不想...我们也就别为难她了。

  我已经想好了,既然酒厂我们定在隔壁镇,那我就搬过去好好工作。

  那里的房子也便宜,我也能没有其他干扰,好好去酿酒了。

  就像悠菜说的一样,我也是成年人了,我不能再混在后厨,每天光想着喝酒。

  既然要做,我就认真做起来。”朱晓迪说道。

  安易听到朱晓迪这段话,直接泄了气,看来刚才的劝解算是白费了。

  “你怎么能这样说...”安易刚想要抱怨朱晓迪,走出几米远的悠菜突然站住了身子。

  “别走...”她轻声说道“不要走...”当悠菜转回身来的时候,竟然已是泪流满面。

  朱晓迪看到悠菜的样子,脸上浮现出吃惊的表情,又瞬间压制回去。

  她不敢再看悠菜的样子,只能头侧了过去。

  “安易,如果你深爱一个人,你是希望虽然她什么也做不好,但依然还会留在你身边。

  还是希望她离开你,去做自己的事情,即便她可以做好。”悠菜看向安易问道。

  安易长叹一口气“只要她能在我身边,哪怕什么也不做,我也愿意。”

  安易将目光避开悠菜那满是泪水的脸,低着头轻声说道。

  但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拉了起来,抬头看去朱晓迪缓缓站起了身。

  安易跟在朱晓迪身后,走到了悠菜面前。

  悠菜哭泣着靠在了朱晓迪的胸前,朱晓迪低头看着悠菜那令人怜惜的面容。

  她终于缓缓抬起头,抚摸起悠菜的长发。

  “可你知道吗?爱是相互的,我也希望自己能为你做些事情。

  如果总是你在单方面付出,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承受多久。

  你希望把你为我付出,就也要允许我对你的付出。你能感受得到吗?”朱晓迪问道。

  “你知不知道,你不在的这几天,我有多难熬?

  我根本没心情做任何事情,我就是盯着门口希望你能回来。”悠菜用委屈的口吻说。

  “所以你明白了吧,到头来还是你离不开我。”朱晓迪说着微笑起来。

  悠菜离开朱晓迪的怀中,挂着泪痕的脸上终于浮现出微笑,她轻轻拍打了几下朱晓迪的胸脯。

  “这次,你真的打定主意要做了吗?不会后悔?”悠菜问道。

  “是的,但我只欠一样东西,那就是你的祝福。”朱晓迪说。

  虽然两人此时的场面很是温情,但被手铐靠在一旁,不得不近距离欣赏的安易很是不自在。

  悠菜终于看向安易“对不起...”她说道“我前两天不该对你说那样的话。”

  “我的错,我不应该那么唐突地下决定,我们应该一起聊聊的,再说了我确实是外人。”安易说道。

  “你能给我保证,带着朱晓迪好好做这件事情吗?”悠菜问道。

  “这件事情,我肯定是要好好做的,但我不会向你保证,因为我没有这个义务。

  我不是朱晓迪的监护人,她能做成什么样子,取决于她自己。

  但从朋友的角度来说的话,我肯定希望她能做好,而且也会帮助她做好。”安易说道。

  “我明白了,你们先把手铐的问题解决一下吧,关于你想让我加入的事情,

  我已经想好了,等你们收拾好自己,再下来我们好好聊聊。”

  悠菜说完轻吻了朱晓迪的脸颊,又对安易轻轻微笑一下,便去准备开店的事情了。

  两人拖着胳膊上了二楼,来到朱晓迪的房间,一进门她便开始翻找起抽屉来。

  “你在找什么?”安易问道。

  “我说我有手铐的钥匙你信吗?”朱晓迪一边翻箱倒柜,一边说道。

  “手铐的钥匙是不是通用的?”安易又问。

  “没错,这手铐是国产的,钥匙都是通用的。

  我年轻那会儿...”说到这里朱晓迪突然停了一下“当然我现在也挺年轻的...

  我是说上学那会儿我比较爱玩儿...你也明白,艺术学院嘛,就那样。

  我为了防止自己被逮进去被学校开除,就随时在身上带着一把手铐钥匙。”

  “那你知不知道被抓了,要是逃跑的话,你会被判的更重?”安易说道。

  “年轻人哪会考虑这么多,我想的可是我被抓了还能跑出来,会成为传奇的,哈哈!”

  “原来你年轻的时候是个中二少年啊。”安易讽刺地说道。

  “中二怎么了?我本来就没有童年,还不允许我享受一下年轻了?”朱晓迪翻着抽屉抱怨道。

  “找到了!”朱晓迪将书桌的三个抽屉里的东西全部倒出来后,终于找到了那把钥匙。

  安易扫了一眼朱晓迪抽屉里的东西——各种线材、化妆品、还有一些动漫周边以及垃圾一样的杂物。

  手铐终于被解开,安易看着自己手腕上一圈红色的印记,心里却松了一口气。

  他向后退了几步,坐在了朱晓迪的床上。

  而朱晓迪则长舒一口气,直接躺了下去。

  也就是瞬间的事情,安易就开始打起瞌睡来。

  人一旦进入到那种极度想要睡眠的状态,就根本没法轻易走出来。

  他迷迷糊糊地调整了一下身体,直接躺在了床上。

  恍惚中,他感到极度地不适,意识里出现各种稀奇古怪的画面。

  安易感到自己的脸上开始发烫,下意识地翻身过程中,他碰到了旁边的朱晓迪。

  他缓缓睁开眼睛,窗外那刺眼的阳光,正好照在他的脸上。

  街道上嘈杂的人声也渐渐清晰起来,安易揉了揉脸坐起了身子。

  也许是因为他休息的还算可以,这个房间让安易感受到一种说不出的舒适。

  他坐在床边,感受着身体渐渐恢复过来的状态,大口地吸着气。

  安易习惯性地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来到了下午两点半。

  这时他突然意识到,今天是星期一。

  “星期一、两点半...”安易在心里想着。

  他一下子就站起了身子“瑞秋!”他惊呼道。

  不仅仅是快要到了接瑞秋放学的时候,就是早上送瑞秋的事情,他也早就忘记了。

  安易这一声惊呼,让朱晓迪也醒了过来。

  “我靠,我怎么睡着了?现在几点了?”朱晓迪迷迷糊糊地问着坐起了身子。

  “你怎么没叫我?你也睡着了吗?咱俩睡了一张床!?”想到这个,朱晓迪也清醒过来。

  “完了,完了!我和悠菜才刚刚和好,她不会又要怀疑我被掰直了吧!”朱晓迪说着。

  “我得走了!这都快三点了!我都忘了孩子的事情了!今天可是星期一啊!”

  安易说着捡起地上那件漏满了羽毛的羽绒服,穿在自己身上,又将帽子戴上,就向门外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