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章 欲望之屋2甜美情事

作品:欲望之屋2甜美情事|作者:|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2-05-26|下载:欲望之屋2甜美情事TXT下载
  “南宫老阁主松了一口气,拿起茶盏:“如此,我也可以早点去腰师谷看病了。”.......”

  “是你?”她看到了他腰畔的短笛,便不再多问,侧头想掩饰脸上的泪痕。。

  “你——”不可思议地,他回头看着将手搭在他腰畔的薛紫夜。”

  ““薛谷主。”在她快要无法支持的时候,忽然听到妙风低低唤了一声,随即一只手贴上了背心灵台穴,迅速将内息送入。她惊讶得睁大了眼睛——在这种时候,他居然还敢分出手替她疗伤?。”

 “秋水!”他脱口惊呼,抢身掠入,“秋水!”。

  “不由自主地,墨魂划出凌厉的光,反切向持有者的咽喉。”

  薛紫夜一瞬间怔住,手僵硬在帘子上,望着这个满面微笑的白衣男子。。

  “半年前,在刺杀敦煌城主得手后来不及撤退,他一度被守护城主的中原武林擒获,关押了整整一个月才寻到机会逃离。为了逼他吐露真相,那些道貌岸然的正派人士用尽各种骇人听闻的手段——其中,就尝试过用药物击溃他的神智。”

  “妙水,”他笑了起来,望着站在他面前的同胞姐姐,在这生死关头却依然没有说出真相的打算,只是平静地开口请求,“我死后,你可以放过这个不会武功的女医者吗?她对你没有任何威胁,你日后也有需要求医的时候。”

  七星海棠的毒,真的是无药可解的吗?!”

  她还在微弱地呼吸,神志清醒无比,放下了扣在机簧上的手,睁开眼狡黠地对着他一笑——他被这一笑惊住:方才……方才她的奄奄一息,难道只是假装出来的?她竟救了他!”

  “——她的笑容在眼前反复浮现,只会加快他崩溃的速度。”

  不行……不行……自己快要被那些幻象控制了……。

”然而,那么多年来,他对她的关切却从未减少半分――。

  他侧头,拈起了一只肩上的夜光蝶,微笑道:“只不过我不像他执掌修罗场,要随时随地准备和人拔剑拼命——除非有人威胁到教王,否则……”他动了动手指,夜光蝶翩翩飞上了枝头:“我对任何人都没有杀意。”。

  ——是妙风?。

  “希望有一个人能走入她的生活,能让她肆无忌惮地笑,无所顾忌地哭,希望穿过所有往事筑起的屏障直抵彼此的内心。希望,可以很普通女子一样蒙着喜帕出阁,在红烛下静静地幸福微笑;可以在柳丝初长的时候坐在绣楼上,等良人的归来;可以在每一个欲雪的夜晚,用红泥小炉新醅的酒,用正经或者不正经的谈笑将昔年所有冰冷的噩梦驱散。.......”

  “啪嗒!”明力的尸体摔落在冰川上,断为两截。。

  “好了,事情差不多都了结了。”瞳抬头看着霍展白,唇角露出冷笑,“你们以为安排了内应,趁着教中大乱,五明子全灭,我又中毒下狱,此次便是手到擒来?”?

  “是要挟,还是交换?!”

  那是他在扬州托雪鹞传给她的书信。然而,她却是永远无法来赶赴这个约会了。。

  吗?你提着剑在她身后追,满脸是血,厉鬼一样狰狞……她根本没有听到你在叫她,只是拼了命想甩脱你。”。

  这样相处的每一刻都是极其珍贵的——?

  薛紫夜微微一怔,低头的瞬间,她看到了门槛上滴落的连串殷红色血迹。?

  “嘎!”忽然间,他听到雪鹞急促地叫了一声,从西南方飞过来,将一物扔下。来?”

  ““廖谷主可否多留几日?”他有些不知所措地喃喃。”

  薛紫夜捂着咽喉喘息,脸色苍白,她冷冷看了一眼教王,顺便瞥了一眼站在一侧的妙风,闪过一丝冷嘲。妙风的手一直颤抖地按在剑上,却始终不敢拔出,此刻看得她冷冷一眼瞥过,全身不由剧烈地一震,竟是不敢对视。。

  妙风微微一震,没有说话。。

  “侍女们无计可施,只好尽心尽力准备她的行装。?一炷檀香插在雪地上,暮色衬得黯淡的一点红光隐约明灭。......”

  “第二日,他们便按期离开了药师谷。!”

  那一次之后,她便没有再提过。。”

  “.........”

  “那样茫然的回答,在教王听来却不啻于某种威胁。?”

  “——那个传说中暗杀之术天下无双,让中原武林为之震惊的嗜血修罗。。”

  ““霍展白,我希望你能幸福。”。

  眼角余光里,一条淡淡的人影朝着谷口奔去,快如闪电转瞬不见。。

  ““重……华?你……你……”被吊在屋顶的同僚终于认出了那青铜面具,挣扎着发出低哑的呼声,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脸上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她拿着手绢,轻柔地擦拭他眼角滑落的泪痕,温柔而妥帖,就像一个母亲溺爱着自己的孩子。?”

  维持了一个时辰,天罗阵终于告破,破阵的刹那,四具尸体朝着四个方向倒下。不等剩下的人有所反应,妙风瞬间掠去,手里的剑点在了第五个人咽喉上。。

  “干涸了十几年的眼睛里有泪水无声地充盈,却被轻柔的舌尖一同舔去。。”

  ““不用顾虑,”南宫老阁主还以为他有意推脱,板起了脸,“有我出面,谁还敢说闲话?””

  雅弥说完了大光明宫里发生的一切,就开始长久沉默。霍展白没有说话,拍开了那一瓮藏酒,坐在水边的亭子里自斟自饮,直至酩酊。。

  “抓紧我,”她紧紧地抓住了薛紫夜的肩,制止对方的反抗,声音冷定,“你听着:我一定要把你带过去!”。

  ——有什么……有什么东西,已然无声无息地从身边经过了吗??

  提到药师谷,霍展白眼里就忍不住有了笑意:“是,薛谷主医术绝顶,定能手到病除。”?

  那样的重击,终于让他失去了意识。。

 所有的杀气忽然消散,他只觉得无穷无尽的疲倦,缓缓合起眼睛,唇角露出一个苦笑。。

  “好。”薛紫夜捏住了钥匙,点了点头,“等我片刻,回头和你细细商量。”。

  即便是如此……她还是要救他?。

  “同时叫出这个名字的,却还有妙水。~”

  薛紫夜怔怔地看着他,眼神悲哀而平静。。

  “嗯。”妙风只是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左脚一踏石壁裂缝,又瞬间升起了几丈。前方的绝壁上已然出现了一条路,隐约有人影井然有序地列队等候——那,便是昆仑大光明宫的东天门。。

  是马贼!。

  妙风默默颔首,看着她提灯转身,朝着夏之园走去——她的脚步那样轻盈,不惊起一片雪花,仿佛寒夜里的幽灵。这个湖里,藏着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东西吧?。

  他甚至很少再回忆起以前的种种,静如止水的枯寂。?

  “十二年前那一夜的血色,已然将他彻底淹没。~~”

  “真帅~~”

  瞳的眼神渐渐凝聚:“妙水靠不住——看来,我们还是得自己订计划。”。

  “我看得出,姐姐她其实是很喜欢你得。”瞳凝望着他,忽然开口,“如果不是为了救我,她此刻,定然已经坐在这里和你共饮。”。

  “你们当我是去开杂货店吗?”拎起马车里款式各异的大衣和丁零当啷一串手炉,薛紫夜哭笑不得,“连手炉都放了五个!蠢丫头,你们干脆把整个药师谷都装进去得了!”。

  那些……那些都是什么?黑暗的房间……被铁链锁着的双手……黑夜里那双清澈的双眸,静静凝视着他。血和火燃烧的夜里,两个人的背影,瞬间消失在冰面上。.......”

  仿佛被人抽了一鞭子,狂怒的人忽然间安静下来,似是听不懂她的话,怔怔望向她。!”

  “..........”

  “糟了。”妙空低呼一声——埋伏被识破,而最难对付的两人还尚未入彀!。

  当我在修罗场里被人一次次打倒凌辱,当我在冰冷的地面上滚来滚去呼号泣血,当我跪在玉座下任教王抚摩着我的头顶,当我被那些中原武林人擒住后用尽各种酷刑……雪怀……你怎么可以这样的安宁!?

  他被吓得哭了,却还是不敢去拿那把刀。。

  霍展白的眼睛忽然凝滞了——这是?。

  “秋水。”他喃喃叹息。她温柔地对着他笑。。

  为了这个他不惜文身吞炭,不择手段——包括和瞳这样的杀手结盟。。

  里面两人被吓了一跳。薛紫夜捏着金针已刺到了气海穴,也忽然呆住了。?

  “不用顾虑,”南宫老阁主还以为他有意推脱,板起了脸,“有我出面,谁还敢说闲话?”!

  ““我知道。”他只是点头,“我没有怪她。””

  ““真是耐揍呢。”睁开眼睛的刹那,第一时间就听到了一句熟悉的冷嘲,“果然死不了。”.....”

  那是她的雅弥,是她失而复得的弟弟啊……他比五岁那年勇敢了那么多,可她却为了私欲不肯相认,反而想将他格杀于剑下!。

  薛紫夜眼睛瞬间雪亮,手下意识地收紧:“教王?”。

  薛紫夜走到病榻旁,掀开了被子,看着他全身上下密密麻麻的绷带,眼神没有了方才的调侃:“阿红,你带着金儿、蓝蓝、小橙过来,给我看好了——这一次需要非常小心,上下共有大伤十三处、小伤二十七处,任何一处都不能有误。”。

  “我会跟上。”妙风补了一句。。

 他凝望着墓碑,轻声低语:“我来看你们了。”只有呼啸的风回答他。!”
上一章【快捷键:←】 目 录【快捷键: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