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章 顶级神豪 北辰本尊 小说

作品:顶级神豪 北辰本尊 小说|作者:|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2-08-19|下载:顶级神豪 北辰本尊 小说TXT下载
  “是小夜姐姐回来了!在听到牢狱的铁门再度打开的刹那,铁笼里的人露出了狂喜的表情。.......”

  “太晚了啊……你抓不住我了……”昏迷前,憔悴支离的女子抬起手,恶狠狠地掐着他肩上的伤口,“我让你来抓我……可是你没有!你来晚了……。

  霍展白吐了一口气,身子往后一靠,闭上了,仔细回忆昨夜和那个人的一场酣畅――然而后背忽然压到了什么坚硬冰冷的东西。抬手抽出一看,却是一枚玄铁铸造的令牌,上面圣火升腾。”

  ““……”薛紫夜随后奔到,眼看妙风倒地,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剧痛过去,全身轻松许多,霍展白努力地想吐出塞到嘴里的布,眼睛跟着她转。。

  ““忍一下。”在身上的伤口都上好药后,薛紫夜的手移到了他的头部,一寸寸地按过眉弓和太阳穴,忽然间手腕一翻,指间雪亮的光一闪,四枚银针瞬间就从两侧深深刺入了颅脑!”

  霍展白一惊,沉默着,露出了苦笑。。

  ““沫儿?沫儿!”他只觉五雷轰顶,俯身去探鼻息,已然冰冷。”

  抬起头,只看到大殿内无数鲜红的经幔飘飞,居中的玉座上,一袭华丽的金色长袍如飞瀑一样垂落下来——白发苍苍的老者拥着娇媚红颜,靠着椅背对她伸出手来。青白色的五指微微颤抖,血脉在羊皮纸一样薄脆的皮肤下不停扭动,宛如钻入了一条看不见的蛇。

  她侧过身,望着庭外那一株起死回生的古木兰树,一字一顿道:!”

  “三年啊……”霍展白喃喃自语,“看来这几年,不休战也不行呢。””

  “他在六剑的簇拥下疾步走出山庄,翻身上马,直奔秣陵鼎剑阁而去。”

  他总算是知道薛紫夜那样的脾气是从何而来了,当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霍展白皱了皱眉头,向四周看了一下:“瞳呢?”。

  “哧”,轻轻一声响,对方的手指无声无息地点中了他胸口的大穴,将他在一瞬间定住。另外一只手同时利落地探出,在他身体僵硬地那一刹那夺去了他手里的长剑,反手一弹,牢牢钉在了横梁上。。

  那一场厮杀,转眼便成了屠戮。。

  ““霍公子……”霜红忽地递来一物,却是一方手巾,“你的东西。”.......”

  呵……不过七日之后,七星海棠之毒便从眼部深入脑髓,逐步侵蚀人的神志,到时候你这个神医,就带着这个天下无人能治的白痴离去吧——。

  “刚刚才发现——在你诱我替你解除血封的时候。”薛紫夜却是毫无忌讳地直视着他的眼睛,嘴角浮出淡淡的笑,“我真傻啊,怎么一开始没想到呢——你还被封着气海,怎么可能用内息逼出了金针?你根本是在骗我。”?

  “她狂奔而去,却发现那是一条死路。!”

  今年的回天令才发出去没几天呢,应该不会那么快就有病人上门。。

  他一个人承受这种记忆已然足够,何苦再多一个人受折磨?。

  “醒了?”笛声在她推窗的刹那戛然而止,妙风睁开了眼睛,“休息好了吗?”?

  门外是灰冷的天空,依稀有着小雪飘落,沾在他衣襟上。?

  远处的雪簌簌落下,雪下的一双眼睛瞬忽消失。来?”

  “薛紫夜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看着那一支雪亮的剑向着她疾斩下来,手伸向腰畔,却已然来不及。”

  他微微一惊,抬头看那个黑衣的年轻教王。。

  难道,教王失踪不到一天,这个修罗场却已落入了瞳的控制?。

  ““薛谷主。”在她快要无法支持的时候,忽然听到妙风低低唤了一声,随即一只手贴上了背心灵台穴,迅速将内息送入。她惊讶得睁大了眼睛——在这种时候,他居然还敢分出手替她疗伤??“冻硬了,我热了一下。”妙风微微一笑,又扔过来一个酒囊,“这是绿儿她们备好的药酒,说你一直要靠这个驱寒——也是热的。”......”

  ““……”薛紫夜一时语塞,胡乱挥了挥手,“算了,谷里很安全,你还是回去好好睡吧。”!”

  “族长,你不能再心软了,妖瞳出世,会祸害全族!”无数声音提议,群情汹涌,“看来光关起来还不行,得挖了他的眼睛,绝了祸害!”。”

  “.........”

  “看来,那个号称修罗场绝顶双璧之一的妙风,方才也受了不轻的伤呢。?”

  “瞳的颈部扣着玄铁的颈环,她那样的一拉几乎将他咽喉折断,然而他一声不吭。。”

  “失去了支撑,他沉重地跌落,却在半途被薛紫夜扶住。。

  所有人都死了,只留下他一个人被遗弃在荒原的狼群里!。

  ““这里没有什么观音。”女子拉下了脸,冷冷道,立刻想把门关上,“佛堂已毁,诸神皆灭,公子是找错地方了。”........”

  “这个前任回鹘王的幼女,在叔父篡夺了王位后,和姐姐一道被送到了昆仑。骤然由一国公主成为弃女,也难怪这两姐妹心里怀恨不已——只不过,乌玛毕竟胆子比妹妹大一些。不像娑罗,就算看到姐姐谋逆被杀,还是不敢有任何反抗的表示。?”

  “你靠着我休息。”他继续不停赶路,然而身体中内息不停流转,融解去她体内积累的寒意,“这样就好了,不要担心——等到了下一个城镇,我们停下来休息。”。

  “这边刚开始忙碌,门口已然传来了推门声,有人急速走入,声音里带着三分警惕:“小青,外头院子里有陌生人脚印——有谁来了?”。”

  “他无力地低下了头,用冰冷的手支撑着火热的额头,感觉到胸口几乎窒息的痛楚。”

  可是人呢?人又怎么能如此简单地活下去?。

  那里,和獒犬锁在一起的,居然还有一个人!。

  霍展白仿佛中了邪,脸色转瞬苍白到可怕。直直地看着他,眼睛里的神色却亮得如同妖鬼:“你……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什么?!薛、薛谷主……紫夜她……她怎么了?!”?

  夏浅羽放下烛台,蹙眉道:“那药,今年总该配好了吧?”?

  “可靠。”夏浅羽低下了头,将剑柄倒转,抵住眉心,那是鼎剑阁八剑相认的手势,“是这里来的。”。

 “什么?!”妙风脱口,同时变色的还有薛紫夜。。

  “呵呵呵……”教王大笑起来,抓起长发,一扬手将金盘上的头颅扔给了那一群獒犬,“吃吧,吃吧!这可是回鹘王女儿的血肉呢,我可爱的小兽们!”。

  瞳看着那个昔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日圣女,手心渐渐沁出冷汗。。

  “在一个破败的驿站旁,薛紫夜示意妙风停下了车。~”

  咳了一夜?霍展白看到小晶手里那条满是斑斑点点血迹的手巾,心里猛地一跳,拔脚就走。她这病,倒有一半是被自己给连累的……那样精悍要强的女子,眼见得一天天憔悴下去了。。

  霍展白是被雪鹞给啄醒的。。

  没有人看到瞳是怎样起身的,只是短短一瞬,他仿佛就凭空消失了。而在下一个刹那,他出现在两人之间。所有的一切都戛然而止——暗红色的剑,从徐重华的胸口露出,刺穿了他的心脏。。

  在某次他离开的时候,她替他准备好了行装,送出门时曾开玩笑似的问:是否要她跟了去?他却只是淡淡推托说等日后吧。。

  他的语声骤然起了波澜,有无法克制的苦痛涌现。?

  “霍展白站住了璇玑位,墨魂剑下垂指地,静静地看着那一匹越来越近的奔马。~~”

  “真帅~~”

  他既不想让她知道过去的一切,也不想让她知道自己曾为保住她而忤逆了教王。他只求她能平安地离开,重新回到药师谷过平静的生活——她还能救回无数条生命,就如他还会葬送无数条一样。。

  “明介,明介,我也想让你好好地活着……”她的泪水扑簌簌地落在他脸上,哽咽着,“你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我不能让你被这样生生毁掉。”。

  他和她,谁都不能放过谁。。

  不知是否幻觉,他恍惚觉得她满头的青丝正在一根一根地变成灰白。.......”

  然而长年冰冻的土坚硬如铁,她用尽全力挖下去,只在冻土上戳出一个淡白色的点。!”

  “..........”

  暮色里,寒气浮动,云层灰白,隐隐有欲雪的迹象。卫风行从身侧的包袱里摸出了一物,抖开却是一袭大氅,凑过来围在妻子身上:“就算是神医,也要小心着凉。”。

  雪在一片一片地飘落,落满他的肩头。肩上那只手却温暖而执著,从来都不肯放弃任何一条性命。他站在门口,仰望着昆仑绝顶上翩然而落的白雪,心里的寒意和肩头的暖意如冰火交煎:如果……如果她知道铸下当年血案的凶手是谁,会不会松开这只手呢??

  “夏浅羽他们的伤,何时能恢复?”沉默中,他忽然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出来前,教王慎重嘱托,令他务必在一个月内返回,否则结局难测。。

  霍展白释然,只觉心头一块大石落下。。

  “咔嚓”一声,有骨骼碎裂的清晰声响,妙风踉跄了一步,大口的血从嘴里吐出。。

  而他依旧只是淡淡地微笑。?

  “别把我和卫风行那个老男人比。”夏浅羽嗤之以鼻,“我还年轻英俊呢。”!

  “在鼎剑阁七剑离去后,瞳闭上了眼睛,挥了挥手。黑暗里的那些影子便齐齐鞠躬,拖着妙空的尸体散去了。只留下他一个人坐在最深处,缓缓抚摩着自己复明的双眸。”

  ““没有杀。”瞳冷冷道。.....”

  “而我……而我非常抱歉——我没能保住薛谷主的性命。”。

  猝然受袭之时乾坤大挪移便在瞬间发动,全身的穴道在一瞬间及时移位,所有刺入的金针便偏开了半分。然而体内真气一瞬间重新紊乱,痛苦之剧比之前更甚。。

  那一夜的雪非常大,风从漠河以北吹来,在药师谷上空徘徊呼啸。。

  然而,看到梅枝上那一方迎风的手巾,她的眼神在一瞬间凝结——。

 “好了。”她抬起头,看着他,“现在没事了,明介。”!”
上一章【快捷键:←】 目 录【快捷键: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