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章 一人之下之长生归来

作品:一人之下之长生归来|作者:|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2-08-19|下载:一人之下之长生归来TXT下载
  “丫头进来布菜,他在一旁看着,无聊地问:“你们谷主呢?”.......”

  霍展白的眼睛忽然凝滞了——这是?。

  “太奇怪了……”薛紫夜在湖边停下,转头望着他,“你和他一样杀过那么多的人,可是,为什么你的杀气内敛到了如此境地?你的武功更在他之上吗?””

  “他盯着咫尺上方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勃然大怒。。”

 八年来,她一直看到他为她奔走各地,出生入死,无论她怎样对待他都无怨无悔――她本以为他将是她永远的囚徒。。

  “妙风使!大雪里,远远望见那一头诡异的蓝发,所有人相顾一眼,立刻分别向七个方位跃出,布好了剑阵——妙风是大光明宫中和瞳并称的高手,虽然从不行走于江湖,但从刚才雪原上八骏的尸体来看,他们已然知道这个对手是如何的可怕!”

  他看着她,眼里有哀伤和歉意。。

  “那血,遇到了雪,竟然化成了碧色。”

  “我知道。”他只是点头,“我没有怪她。”

  “廖前辈。”霍展白连忙伸臂撑住门,“是令徒托我传信于您。”!”

  薛紫夜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奔驰的马背上。”

  “妙风微笑着放下手,身周的雪花便继续落下,他躬身致意:“谷主医术绝伦,但与内功相比,针药亦有不能及之处——不知在下是否有幸为谷主驱寒?””

  “嘎——嘎。”雪鹞在风雪中盘旋,望望远处已然露出一角的山谷,叫了几声,又俯视再度倒下的主人,焦急不已,振翅落到了他背上。。

”“啪嗒!”明力的尸体摔落在冰川上,断为两截。。

  在送她上绝顶时,他曾那样许诺——然而到了最后,他却任何一个都无法保护!。

  “……”妙风在这样的话语之下震了一震,随即低声:“是。”。

  “解开血封?一瞬间,他眼睛亮如闪电。.......”

  握着那颗费尽了心思才得来的龙血珠,他忽然觉得有些可笑——九死一生,终于是将这个东西拿到手了。想不到几次三番搏命去硬夺,却还比不上一次的迂回用计,随便编一个故事就骗到了手。。

  两人默然相对了片刻,忽地笑了起来。?

  “虽然,我更想做一个想你那样、伴着娇妻幼子终老的普通人。!”

  刚才……刚才是幻觉吗?她、她居然听到了霍展白的声音!。

  “是。”妙火点头,悄然退出。。

  如同他一直无声地存在,他也如同一片雪花那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那句话是比剧毒更残酷的利剑,刺得地上的人在瞬间停止了挣扎。?

  在药师谷的那一段短短时间里,他看到过他和那个人之间,有着怎样深挚的交情。她才刚离开,如果自己就在这里杀了霍展白,她……一定会用责怪的眼神看他吧?来?”

  ““干什么?”她吓了一跳,正待发作,却看到对方甚至还没睁开眼睛,不由一怔。”

  “……”妙水呼吸为之一窒,喃喃着,“难怪遍搜不见。原来如此!”。

  妙风微微蹙起了眉头——所谓难测的,并不只是病情吧?还有教中那些微妙复杂的局面,诸多蠢蠢欲动的手下。以教王目下的力量,能控制局面一个月已然不易,如果不尽快请到名医,大光明宫恐怕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

  ““我将像薛谷主一样,竭尽全力保住你们两位地性命。”?脑后金针,隐隐作痛。那一双眼睛又浮凸出来,宁静地望着他……明介。明介。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远远近近,一路引燃无数的幻象。火。血。奔逃。灭顶而来的黑暗……......”

  ““呵……是的,我想起来了。”霍展白终于点了点头,眼睛深处掠过一丝冷光。!”

  “嗯。”妙风微笑,“在遇到教王之前,我不被任何人需要。”。”

  “.........”

  “忽然间,霍展白记起了那一日在乌里雅苏台雪原上和妙风的狭路相逢——妙风怀里那个看不到脸的人,将一只苍白的手探出了狐裘,仿佛想在空气中努力地抓住什么。?”

  “他们曾经远隔天涯十几年,彼此擦肩亦不相识;而多年后,九死一生,再相逢,却又立刻面临着生离死别。。”

  ““什么钥匙?”妙水一惊,按住了咆哮的獒犬。。

  她重重跌落在桥对面的玉石铺地上,剧痛让眼前一片空白。碧灵丹的药效终于完全过去了,七星海棠的毒再也无法压制,在体内剧烈地发作起来,薛紫夜吐出了一口血。。

  “一个人坐在黑暗里,瞳的眼睛又缓缓合起。........”

  “霍展白只是笑了一笑,似是极疲倦,甚至连客套的话都懒得说了,只是望着窗外的白梅出神。?”

  种种恩怨深种入骨,纠缠难解,如抽刀断水,根本无法轻易了结。。

  “一路上,风渐渐温暖起来,雪落到半空便已悄然融化。。”

  ““我想救你啊……”她的话语还在耳畔回响,如此的悲哀而无奈,蕴涵着他生命中从未遇到过的温暖。她对他伸出了手,试图将他从血池里拉上来。但他却永远无法接触到那只纯白的手了……”

  细软的长发下,隐约摸到一枚冷硬的金属。。

  就这样生生纠缠一世。。

  薛紫夜带着人往秋之苑匆匆走去,犹自咬牙切齿。?

  那一天的景象,大光明宫所有弟子都永生难忘。?

  夏之园里,薛紫夜望着南方的天空,蹙起了眉头。。

 半个时辰后,她脸色渐渐苍白,身侧的人担忧地看过来:“薛谷主,能支持吗?”。

  那一瞬间,她躲在柔软的被褥里,抱着自己的双肩,蜷缩着身子微微发抖——原来,即便是在别人面前如何镇定决绝,毕竟心里并不是完全不害怕的啊……。

  一只白鸟飞过了紫禁城上空,在风中发出一声尖厉的呼啸,脚上系着一方紫色的手帕。。

  “雪怀……雪怀,你知道吗?今天,我遇到了一个我们都认识的人。~”

  “胡说!”他突然狂怒起来,“就算是七星海棠,也不会那么快发作!你胡说!”。

  瞳触摸着手心沉重冰冷的东西,全身一震:这、这是……教王的圣火令?。

  “你说他一定会杀我——”薛紫夜喃喃,摸了摸绷带,“可他并没有……并没有啊。”。

  霍展白和其余鼎剑阁同僚都是微微一惊。。

  “谷主!谷主!”绿儿跑得快要断气,撑着膝盖喘息,结结巴巴说,“大、大事不好了……谷口、谷口有个蓝头发的怪人,说要见您……”?

  “不等夏浅羽回答,他已然呼啸一声,带着雪鹞跃出了楼外。~~”

  “真帅~~”

  “七公子,七公子!”老鸨急了,一路追着,“柳姑娘她今日……”。

  没有回音。。

  薛紫夜将手伸向那个人的脑后,却在瞬间被重重推开。。

  “马上来!”绿儿在外间应了一句。.......”

  “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于其室。”!”

  “..........”

  哈。”抬起头看着七柄剑齐齐地钉在那里,徐重华在面具后发出了再也难以掩饰的得意笑声。他封住了卫风行的穴道,缓步向手无寸铁的霍展白走来,手里的利剑闪着雪亮的光。。

  妙风脱下身上的大氅,裹住了冰下那个面目如生的少年。?

  “我只说过你尽管动手——可没说过我不会杀你。”无声无息掠到背后将盟友一剑刺穿,瞳把穿过心脏的利剑缓缓拔出,面无表情。。

  他们当时只隔一线,却就这样咫尺天涯地擦身而过,永不相逢!。

  怎么回事?这种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她怎么知道自己认识扬州玲珑花界的柳非非?。

  他说什么?他说秋水是什么??

  “消息可靠?”他沉着地追问,核实这个事关重大的情报。!

  “那个叫雅弥的弟子不但天资聪颖,勤奋好学,医术进步迅速,更难得的是脾气极好,让受够了上一任谷主暴躁脾气的病人们都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她叹了口气,想不出霍展白知道自己骗了他八年时,会是怎样的表情。.....”

  他在黑暗里全身发抖。。

  帘子一卷起,外面的风雪急扑而入,令薛紫夜的呼吸为之一窒!。

  ——事情到了如今这种情况,也只有姑且答应了。。

  她为什么不等他?为什么不多等一天呢?。

 “明介……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待在黑暗里。”!”
上一章【快捷键:←】 目 录【快捷键: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