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章 某天成为王的女儿

作品:某天成为王的女儿|作者:|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2-08-19|下载:某天成为王的女儿TXT下载
  “没有回音。.......”

  妙风却只是安然闭上了眼睛,不闪不避。。

  “教王,”身侧有下属远远鞠躬,恭声提醒,“听说最近将有一场百年难遇到的雪暴降临在漠河,还请教王及早起程回宫。””

  ““你——”不可思议地,他回头看着将手搭在他腰畔的薛紫夜。。”

 “后来……我求你去救我的丈夫……可你,为什么来得那么晚?。

  “夏浅羽放下烛台,蹙眉道:“那药,今年总该配好了吧?””

  血从她的发隙里密密流了下来。。

  ““夏浅羽他们的伤,何时能恢复?”沉默中,他忽然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不知道漠河边的药王谷里,那株白梅是否又悄然盛开?树下埋着的那坛酒已经空了,飘落雪的夜空下,大约只有那个蓝发医者,还在寂寞地吹着那一曲《葛生》吧?

  没有人知道,这个妙手仁心温文尔雅的年轻医者,曾是个毫无感情的杀人者。更没人知道,他是如何活过来的――那“活”过来的过程,甚至比“死”更痛苦。!”

  念头方一转,座下的马又惊起,一道淡得几乎看不见的光从雪面上急掠而过。“咔嚓”一声轻响,马腿齐膝被切断,悲嘶着一头栽了下去。”

  “风雪越来越大,几乎已齐到了马膝,马车陷在大雪里,到得天黑时分,八匹马都疲惫不堪。心知再强行催促,骏马多半便要力尽倒地。妙风不得已在一片背风的戈壁前勒住了马,暂时休息片刻。”

  “你叫谁明介?”他待在黑暗里,冷冷地问,“为什么要救我?你想要什么?”。

”他颓然低下头去,凝视着那张苍白憔悴的脸,泪水长滑而落。。

  “我家也在临安,可以让秋夫人去府上小住,”夏浅羽展眉道,“这样你就可以无后顾之忧了。”。

  “教王万寿。”进入熟悉的大殿,他在玉座面前跪下,深深低下了头,“属下前去长白山,取来了天池隐侠的性命,为教王报了昔年一剑之仇。”。

  “那么,在刺杀之后,她又去了哪里?第二日他们没在大光明宫里看到她的踪迹,她又是怎样离开大光明宫的?.......”

  锦衣青年也是被他吓了一跳,急切间抓起银烛台挡在面前,长长吐了口气:“我听虫娘说你昨夜到了扬州,投宿在这里,今天就一早过来看看——老七你发什么疯啊!”。

  “晚安。”她放下了手,轻声道。?

  “眼前依稀有绿意,听到遥远的驼铃声——那、那是乌里雅苏台吗?!”

  卫风行和夏浅羽对视了一眼,略略尴尬。。

  黑夜里,她看到了一双妖诡的眼睛,淡淡的蓝和纯正的黑,闪烁如星。。

  一瞬间,她明白了他为什么会有那样的眼神。?

  背后的八剑紧紧追来,心胆俱裂的她顾不得别的,直接推开了那一扇铁门冲了进去——一股阴冷的气息迎面而来,森冷的雪狱里一片黑暗,只有火把零星点缀,让她的视觉忽然一片黯淡,什么也看不见了。?

  “没事,风行,”廖青染随口应,“是我徒儿的朋友来访。”来?”

  “如今,难道是——”

  霍展白望着空无一物的水面,忽然间心里一片平静,那些煎熬着他的痛苦火焰都熄灭了,他不再嫉狠那个最后一刻守护在她身边的人,也不再为自己的生生错过而痛苦――因为到了最后,她只属于那一片冰冷的大地。。

  教王慈祥地坐在玉座上,对他说:“瞳,为了你好,我替你将痛苦的那一部分抹去了……你是一个被所有人遗弃的孩子,那些记忆对你来说毫无意义,不如忘记。”。

  “那个害怕黑夜和血腥的孩子终于在血池的浸泡下长大了,如王姐最后的要求,他再也不曾流过一滴泪。无休止的杀戮和绝对的忠诚让他变得宁静而漠然,他总是微笑着,似乎温和而与世无争,却经常取人性命于反掌之间。?他叫了一声,却不见她回应,心下更慌,连忙过去将她扶起。......”

  “每一个月,他都会来到九曜山庄,白衣长剑,隔着屏风长身而坐,倾身向前,客气地询问她身体的近况,生活上还有什么需要。那个女子端坐在屏风后,同样客气地回答着,保持着一贯地矜持和骄傲。!”

  “怎么?不敢分心?”飞翩持剑冷睨,“也是,修罗场出来的,谁会笨到把自己空门卖给对手呢?”。”

  “.........”

  “他尚自说不出话,眼珠却下意识地随着她的手转了一下。?”

  ““呵,我开玩笑的,”不等他回答,薛紫夜又笑了,松开了帘子,回头,“送出去的东西,哪有要回来的道理。”。”

  “——只不过一夜不见,竟然衰弱到了如此地步!。

  古木兰院位于西郊,为唐时藏佛骨舍利而建,因院里有一棵五百余年的木兰而得名。而自从前朝烽火战乱后,这古木兰和佛塔一起毁于战火,此处已然凋零不堪,再无僧侣居住。。

  “绿洲乌里雅苏台里柳色青青,风也是那样的和煦,完全没有雪原的酷烈。........”

  “那是多么想永远留在那个记忆里,然而,谁都回不去了。?”

  她一直是骄傲的,而他一直只是追随她的。。

  “而他依旧只是淡淡地微笑。。”

  ““太好了。”她望着他手指间拈着的一根金针,喜不自禁,“太好了……明介!””

  就这样生生纠缠一世。。

  虽然他的伤已经开始好转,也不至于这样把他搁置一旁吧?。

  是在那里?他忍不住内心的惊喜,走过去敲了敲门。?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快,抓紧时间,”然而一贯冷静内敛的徐重华首先抽出了手,催促联剑而来的同伴,“跟我来!此刻宫里混乱空虚,正是一举拔起的大好时机!”。

 看着对方狂乱的眼神,她蓦然觉得惊怕,下意识地倒退了一步,喃喃:“我救不了她。”。

  教王的那一掌已然到了薛紫夜身前一尺,激烈浑厚的掌风逼得她全身衣衫猎猎飞舞。妙风来不及多想,急速在中途变招,一手将她一把拉开,抢身前去,硬生生和教王对了一掌!。

  如果那时候动手,定然早将其斩于沥血剑下了!只可惜,自己当时也被他的虚张声势唬住了。。

  “他们都有自己要走的路,和她不相干。~”

  她俯下身,看清楚了他的样子:原来也是和明介差不多的年纪,有一头奇异的蓝色长发,面貌文雅清秀,眼神明亮。但不同的是,也许因为修习那种和煦心法的缘故,他没有明介那种孤独尖锐,反而从内而外地透出暖意来,完全感觉不到丝毫的妖邪意味。。

  “谷主好气概,”教王微笑起来,“也不先诊断一下本座的病情?”。

  教王身侧有明力护卫,还有高深莫测的妙风使——而此番己方几个人被分隔开来,妙火此刻尚未赶回,妙水又被控制在教王左右,不能作出统一的筹划,此刻无论如何不可贸然下手。。

  那个毫无感情的微笑假面人,为什么也要保薛紫夜?。

  在以后无数个雪落的夜里,他经常会梦见一模一样的场景,苍穹灰白,天地无情,那种刻骨铭心的绝望令他一次又一次从梦中惊醒,然后在半夜里披衣坐起,久久不寐。?

  ““谷主已前往大光明宫。霜红。”~~”

  “真帅~~”

  是谁?那个声音是如此阴冷诡异,带着说不出的逼人杀气。妙风在听到的瞬间便觉得不祥,然而在他想掠去保护教王的刹那,忽然间发觉一口真气到了胸口便再也无法提上,手足一软,根本无法站立。。

  她将圣火令收起,对着妙风点了点头:“好,我明日就随你出谷去昆仑。”。

  热泉边的亭子里坐着两个人,却是极其沉默凝滞。。

  廖谷主沉默了许久,终于缓缓点头——.......”

  就在引开他视线的一瞬间,她的手终于顺利地抓住了那一根最长的金针,紧紧地握在了手心。!”

  “..........”

  她用尽全力伸出手去,指尖才堪堪触碰到他腰间的金针,却根本无力阻拦那夺命的一剑,眼看那一剑就要将他的头颅整个砍下——。

  被从雪地抬起的时候,妙风已然痛得快晕了过去,然而唇角却露出一丝笑意:果然没有错——药师谷薛谷主,是什么也不怕的。她唯一的弱点,便是怕看到近在眼前的死亡。?

  黑暗里的眼睛忽然闪了一下,仿佛回忆着什么,泛出了微微的紫。。

  难道,薛紫夜的师傅,那个消失江湖多年的妙手观音廖青染,竟是隐居此处?。

  没留意到他迅速温暖起来的表情,南宫老阁主只是低头揭开茶盏,啜了一口,道:“听人说薛谷主近日去世了,如今当家的又是前任的廖谷主了——也不知道那么些年她都在哪里藏着,徒儿一死,忽然间又回来了,据说还带回一个新收的徒……”。

  第二日日落的时候,他们沿着漠河走出了那片雪原,踏上了大雪覆盖的官道。。

  八年来,她一直看到他为她奔走各地,出生入死,无论她怎样对待他都无怨无悔――她本以为他将是她永远的囚徒。?

  得了那一瞬间的空当,薛紫夜已然长身站起,将药囊抓起,狠狠击向了教王,厉叱:“恶贼!这一击,是为了十二年前为你所杀的摩迦一族!”!

  “瞳却抽回了手,笑:“如有诚意,立约的时候应该看着对方的眼睛吧?””

  ““小姐,早就备好了!”绿儿笑吟吟地牵着一匹马从花丛中转出来。.....”

  为了这个他不惜文身吞炭,不择手段——包括和瞳这样的杀手结盟。。

  “秋水!”他脱口惊呼,抢身掠入,“秋水!”。

  “放开八弟,”终于,霍展白开口了,“你走。”。

  “不要去!”瞳失声厉呼——这一去,便是生离死别了!。

 刚才……刚才是幻觉吗?她、她居然听到了霍展白的声音!!”
上一章【快捷键:←】 目 录【快捷键: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