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章 楚枫修罗武神

作品:楚枫修罗武神|作者:|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2-08-19|下载:楚枫修罗武神TXT下载
  ““没用。”妙风冷笑:就算是有同伴掩护,可臂上的血定然让他在雪里无所遁形。.......”

  眼看他的背影隐没于苍翠的山谷,她忽然觉得胸中阵阵寒冷,低声咳嗽起来。。

  山顶又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雪舞腾了半天高——山崩地裂,所有人纷纷走避。此刻的昆仑绝顶,宛如成了一个墓地。”

  “他咬紧牙点了点头,也不等她领路,就径自走了开去。。”

 五岁的他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想撑起身追上去,然而背后有人劈头便是一鞭,登时让他痛得昏了过去。。

  “地面一动,五个影子无声无息地冒了出来,将他们两人围在了中心。”

  妙风也渐渐觉得困顿,握着缰绳的手开始乏力,另一只手一松,怀里的人差点儿从马前滑了下去。。

  “霍展白饶有深意的看着他,却是沉默。”

  “到了?”她有些惊讶地转过身,撩开了窗帘往外看去——忽然眼前一阵光芒,一座巨大的冰雪之峰压满了她整个视野,那种凌人的气势震得她半晌说不出话来。

  八年来,每次只有霍七公子来谷里养病的时候,谷主才会那么欢喜。谷里的所有侍女都期待着她能够忘记那个冰下沉睡的少年,开始新的生活。!”

  “不!不用了。”他依然只是摇头,然而语气却渐渐松了下去,只透出一种疲惫。”

  ““我的意思不是要债,是你这个死女人得以后给我——”霍展白微怒。”

  “怎么?”瞳抬眼,眼神凌厉。。

”他按捺不住心头的狂怒:“你是说她骗了我?她……骗了我?!”。

  他想去抓沥血剑,然而那种从双眸刺入的痛迅速侵蚀着他的神志,只是刚撑起身子又重重砸倒在地,他捂住了双眼,全身肌肉不停颤抖。。

  他诧异地抬起头,却看到一道雪亮的光急斩向自己的颈部!。

  “霍展白吐了一口气,身子往后一靠,闭上了,仔细回忆昨夜和那个人的一场酣畅――然而后背忽然压到了什么坚硬冰冷的东西。抬手抽出一看,却是一枚玄铁铸造的令牌,上面圣火升腾。.......”

  “应该是八骏拖住了妙风。”瞳的眼里精光四射,抬手握紧了身侧的沥血剑,声音低沉,“只要他没回来,事情就好办多了——按计划,在教王路过冰川时行动。”。

  “嘿,大家都出来算了。”雪地下,忽然有个声音冷冷道,“反正他也快要把雪化光了。”?

  “这里是修罗场里杀手们的最高境界:超出六畜与生死两界,得大光明。那是多年苦练终于出头的象征,严酷的淘汰中,只有极少数杀手能活着进入光明界——活着的,都成为了大光明宫顶尖的杀手精英。就如……他和妙风。!”

  “今晚,恐怕不能留你过夜。”她拿了玉梳,缓缓梳着头发,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幽幽道,“前两天,我答应了一名胡商做他的续弦。如今,算是要从良的人了。”。

  他身形一转,便在风雪中拔地而起。妙火也是呵呵一笑,手指一搓,一声脆响中巨大的昆仑血蛇箭一样飞出,他翻身掠上蛇背,远去。。

  在轰然巨响中,离去的人略微怔了一怔,看住了她。?

  “姐姐,我是来请你原谅的,”黑衣的教王用手一寸寸地拂去碑上积雪,喃喃低语,“一个月之后,‘血河’计划启动,我便要与中原鼎剑阁全面开战!”?

  廖青染看着他,眼里满含叹息,却终于无言,只是引着南宫老阁主往夏之馆去了。来?”

  “为了脱离中原武林,他装作与霍展白争夺新任阁主之位,失败后一怒杀伤多名长老远走西域;为了取信教王,他与追来的霍展白于星宿海旁展开了一场生死搏杀,最后被霍展白一剑废掉右手,有洞穿了胸口。”

  屋里的孩子被他们两个这一声惊呼吓醒了,哇哇地大哭。。

  “听着,马上把龙血珠还给我!否则……否则我……会让你慢慢地死。”。

  “妙风转过了身,在青青柳色中笑了一笑,一身白衣在明媚的光线下恍如一梦。?有蓝色的长发垂落在她脸上。......”

  “瞳醉醺醺地伏倒在桌面上,却将一物推到了他面前:“拿去!”!”

  ——那样的一字一句,无不深入此刻的心中。如此慰藉而伏贴,仿佛一只手宁静而又温柔地抚过。她霍地坐起,撩开帘子往外看去。。”

  “.........”

  “薛紫夜望着西方的天空,沉默了片刻,忽然将脸埋入掌中。?”

  ““‘在有生之年,令中原西域不再开战。’”雅弥认真地看着他,将那个约定一字一字重复。。”

  “妙风恭声:“还请薛谷主出手相救。”。

  侍女们讷讷,相顾做了个鬼脸。。

  ““病人只得一个。”妙风微笑躬身,脸上似是戴着一个无形的面具,“但在下生怕谷主不肯答应救治,或是被别人得了,妨碍到谷主替在下看诊,所以干脆多收了几枚——反正也是顺手。”........”

  ““他妈的,妙水也不及时传个消息给你,”妙火狠狠啐了一口,心有不甘,“错过那么好的机会!”?”

  在这样生死一发的关键时刻,他却不自禁地走了神。。

  “他,是一名双面间谍?!。”

  “丧子之痛渐渐平复,她的癫狂症也已然痊愈,然而眼里的光却在一点点地黯淡下去。”

  妙风也渐渐觉得困顿,握着缰绳的手开始乏力,另一只手一松,怀里的人差点儿从马前滑了下去。。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五十招过后,显然是急于脱身,妙风出招太快,连接之间略有破绽——墨魂剑就如一缕黑色的风,从妙风的剑光里急速透了过来!?

  “无妨。”试过后,他微微躬身回禀,“可以用。”?

  他下意识地,侧头望了望里面。。

 他只不过是再也不想有那种感觉:狂奔无路,天地无情,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最重要的人在身侧受尽痛苦,一分分地死去,恨不能以身相代。。

  教王脸色铁青,霍然转头,眼神已然疯狂,反手一掌就是向着薛紫夜天灵盖拍去!。

  薛紫夜走出去的时候,看到妙水正牵着獒犬,靠在雪狱的墙壁上等她。。

  “霍展白没有回答,只是冷定地望着他——他知道这个人说的全都是实话,他只是默不作声地捏起了剑诀,随时随地地准备决一死战。~”

  “王姐,小心!”耳边忽然听到了一声低呼,她被人猛拉了一把,脱离了那力量的笼罩范围。妙风在最后一刹及时掠到,一手将妙水拉开,侧身一转,将她护住,那一击立刻落到了他的背上!。

  那一瞬间雪鹞蓦然振翅飞起,发出一声尖历的呼啸。望着那一点红,他全身一下子冰冷,再也无法支持,双膝一软,缓缓跪倒在冰冷的地面上,以手掩面,难以克制地发出了一声啜泣。。

  “……”薛紫夜急促地呼吸,脸色苍白,却始终不吐一字。。

  虽然他们两个人都拥有凌驾于常人的力量,但此刻在这片看不到头的雪原上,这一场跋涉是那样无助而绝望。这样相依踉跄而行的两人在上苍的眼睛里,渺小如蝼蚁。。

  手掌边缘的积雪在迅速地融化,当手浸入了一滩温水时,妙风才惊觉,惊讶地抬起自己的手,感觉那种力量在指间重新凝聚——尝试着一挥,掌缘带起了炽热的烈风,竟将冰冷的白玉长桥“咔啦咔啦”地切掉了一截!?

  “雪地上一把长刀瞬间升起,迎着奔马,只是一掠,便将疾驰的骏马居中齐齐剖开!马一声悲嘶,大片的血泼开来,洒落在雪地上,仿佛绽开了妖红的花。~~”

  “真帅~~”

  她尽情地发泄着多年来的愤怒,完全没有看到玉阶下的妙风脸色已然是怎样的苍白。。

  廖青染看着他,眼里满含叹息,却终于无言,只是引着南宫老阁主往夏之馆去了。。

  他忽然笑了起来:今夕何夕?。

  临安刚下了一场雪,断桥上尚积着一些,两人来不及欣赏,便策马一阵风似的踏雪冲过了长堤,在城东郊外的九曜山山脚翻身落马。.......”

  “看着我!”第一次看到心腹下属沉默地抵抗,教王眼里露出锋锐的表情,重重顿了顿!”

  “..........”

  薛紫夜猛然震了一下,脱口低呼出来——瞳?妙风说,是瞳指派的这些杀手?!。

  教王举袖一拂,带开了那一口血痰,看着雪地上那双依然不屈服的眼睛,脸色渐渐变得狰狞。他的手重新覆盖上了瞳的顶心,缓缓探着金针的入口,用一种极其残忍的语调,不急不缓叙述着:“好吧,我就再开恩一次——在你死之前,让你记起十二年前的一切吧!瞳!”?

  那个白衣弟子颤了一下,低低答了一声“死了”,便不多言。。

  她缓缓站了起来,伫立在冰上,许久许久,开口低声道:“明日走之前,帮我把雪怀也带走吧。”。

  多年来,他其实只是为了这件事,才三番五次地到这里忍受自己的喜怒无常。。

  到了庭前阶下,他的勇气终于消耗殆尽,就这样怔怔凝望着那棵已然凋零的白梅——那只雪白的鸟儿正停在树上,静静地凝视着他,眼里充满了悲伤。。

  他清晰地记得最后在药王谷的那一段日子里,一共有七个夜晚都是下着雪。他永远无法忘记在雪夜的山谷醒来那一刹的情景:天地希声,雪梅飘落,炉火映照着怀里沉睡女子的侧脸,宁静而温暖――他想要的生活不过如此。?

  瞳急促地喘息,感觉自己的内息一到气海就无法提起,全身筋脉空空荡荡,无法运气。!

  ““……”霍展白踉跄倒退,颓然坐倒,全身冰冷。”

  ““没用。”妙风冷笑:就算是有同伴掩护,可臂上的血定然让他在雪里无所遁形。.....”

  “怎么?”瞳抬眼,眼神凌厉。。

  暮色初起的时候,霍展白收拾好了行装,想着明日便可南下,便觉得心里一阵轻松。。

  那个人……最终,还是那个人吗?。

  “沫儿的病症,紫夜在信上细细说了,的确罕见。她此次竭尽心力,也只炼出一枚药,可以将沫儿的性命再延长三月。”廖青染微微颔首,叹息道,“霍七公子,请你不要怪罪徒儿——”。

 他绝不能让她也这样死了……绝对不!!”
上一章【快捷键:←】 目 录【快捷键: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