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章 百合子之香

作品:百合子之香|作者:|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2-10-06|下载:百合子之香TXT下载
  ““廖谷主可否多留几日?”他有些不知所措地喃喃。.......”

  “薛谷主,可住得习惯?”琼玉楼阁中,白衣男子悄无声息地降临,询问出神的贵客。。

  薛紫夜放下手来,吐出一口气:“好……紫夜将用‘药师秘藏’上的金针渡穴之法,替教王打通全身经脉——但也希望教王言而有信,放明介下山。””

  “如今再问,又有何用?。”

 他默默地趴伏着,温顺而听话。全身伤口都在痛,剧毒一分分地侵蚀,他却以惊人的毅力咬牙一声不吭,仿佛生怕发出一丝声音,便会打碎这一刻的宁静。。

  ““薛谷主!”他有些惊慌地抓住她的肩,摇晃着,“醒醒!””

  霍展白沉吟片刻,目光和其余几位同僚微一接触,也便有了答案。。

  ““紫夜,”霍展白忽然转过身,对着那个还在发呆的女医者伸出手来,“那颗龙血珠呢?先放我这里吧——你把那种东西留在身边,总是不安全。””

  他掠过去,只看到对方从雪下拖出了一柄断剑——那是一柄普通的青钢剑,已然居中折断,旁边的雪下伏着八骏之一飞翩的尸体。

  她变了脸色:金针封脑!!”

  “妙风此刻大约早已到药师谷,”瞳的眼睛转为紫色,薄薄的唇抿成一条直线,“不管他能否请到薛紫夜,我们绝对要抢在他回来之前动手!否则,难保他不打听到我夺了龙血珠的消息——这个消息一泄露,妙火,我们就彻底暴露了。””

  “谁?有谁在后面?!霍展白的酒登时醒了大半,一惊回首,手下意识地搭上了剑柄,眼角却瞥见了一袭垂落到地上的黑色斗篷。斗篷里的人有着一双冰蓝色的璀璨眼睛。不知道在一旁听了多久,此刻只是静静地从树林里飘落,走到了亭中。”

  “不,你不明白我是什么样的人……”落在脸上的热泪仿佛火一样灼穿了心,瞳喃喃道,“我并不值得你救。”。

”那些石头在谷口的风里,以肉眼难以辨认的速度滚动,地形不知不觉地在变化,错综复杂——传说中,药师谷的开山祖师原本是中原一位绝世高手,平生杀戮无数,暮年幡然悔悟,立志赎回早年所造的罪孽,于是单身远赴极北寒荒之地,在此谷中结庐而居,悬壶济世。。

  雅弥沉默许久,才微笑着摇了摇头。。

  他想呼号,想哭喊,脸上却露不出任何表情。。

  ““当然不是!唉……”百口莫辩,霍展白只好苦笑摆手,“继任之事我答应就是——但此事还是先不要提了。等秋水病好了再说吧。”.......”

  然而,看到梅枝上那一方迎风的手巾,她的眼神在一瞬间凝结——。

  ——难道,二十年前那一幕又要重演了吗??

  ““老七?!”!”

  然而,在睁开眼的瞬间,忽然有什么温软湿润的东西轻轻探了进来,触着失明的眼球。。

  “你好好养伤,”最终,她只是轻轻按了按他的肩膀,“我会设法。”。

  “若不能杀妙风,则务必取来那个女医者的首级。”?

  “风,”教王蹙了蹙眉,“太失礼了,还不赶快解开薛谷主的穴?”?

  “小心!”妙风瞬间化成了一道闪电,在她掉落雪地之前迅速接住了她。来?”

  “那一瞬,妙水霍然转身,手腕一转抓住了薛紫夜:“一起走!””

  奇怪,脸上……好像没什么大伤吧?不过是擦破了少许而已。。

  他心下焦急,顾不得顾惜马力,急急向着西方赶去。。

  ““不好!”妙水脸色陡然一变,“他要毁了这个乐园!”?在星宿海的那一场搏杀,假戏真做的他,几乎真的把这个人格杀于剑下。......”

  ““谢谢你。”他说,低头望着她笑了笑,“等沫儿好了,我请你来临安玩,也让他认识一下救命恩人。”!”

  “失败者没有选择命运的权利。”瞳冷笑着回过身,凝视霍展白,“霍七,我知道你尚有余力一战,起码可以杀伤我手下过半人马。但,同时,你也得把命留在昆仑。”。”

  “.........”

  “廖青染叹息:“不必自责……你已尽力。”?”

  “妙风点点头:“妙水使慢走。”。”

  ““你——”瞳只觉得心里那些激烈的情绪再也无法控制,失声说了一个字,喉咙便再也发不出声音。他颓然低下头去,将锁着铁镣的手狠狠砸在地面上。。

  不到片刻,薛紫夜轻轻透出一口气,动了动手指。。

  “妙风恭声:“还请薛谷主出手相救。”........”

  “一丝血渐渐从苍白的脸上散开,沁入冰下的寒泉之中,随即又被冰冻结。然而那个微微弯着身子,保持着虚抱姿势的少年,脸上依然宁静安详。?”

  他伸手轻轻拍击墙壁,雪狱居然一瞬间发生了撼动,梁上钉着的七柄剑仿佛被什么所逼。刹那全部反跳而出,叮地一声落地,整整齐齐排列在七剑面前。。

  “那是经过了怎样的冰火交煎,才将一个人心里刚萌发出来的种种感情全部冰封殆尽?。”

  ““可是……钱员外那边……”老鸨有些迟疑。”

  看来,那个号称修罗场绝顶双璧之一的妙风,方才也受了不轻的伤呢。。

  “是。”霜红答应了一声,有些担心地退了出去。。

  瞳闪电般地望了他一眼,针一样的尖锐。?

  “没事。”妙风却是脸色不变,“你站着别动。”?

  薛紫夜只是扶住了他的肩膀,紧紧固定着他的头,探身过来用舌尖舔舐着被毒瞎的双眼。。

 她看着信,忽然顿住了,闪电般地抬头看了一眼霍展白。。

  烈烈燃烧的房子。。

  “你……”徐重华厉声道,面色狰狞如鬼。。

  ““她逃了!”夏浅羽忽然回头大呼——视线外,星圣女娑罗正踉跄地飞奔而去,消失在玉楼金阙之间。~”

  “那么……你来陪我喝吧!”霍展白微笑着举杯,向这个陌生的对手发出邀请——他没有问这个人和紫夜究竟有什么样的过往。乌里雅苏台的雪原上,这个人曾不顾一切地只身单挑七剑,只为及时将她送去求医。。

  伏在地上剧烈地喘息,声音却坚定无比,“何况他已然为此痛苦。”。

  为了这个他不惜文身吞炭,不择手段——包括和瞳这样的杀手结盟。。

  “她……她……”霍展白僵在那里,喃喃开口,却没有勇气问出那句话。。

  她在雪中静静地闭上了眼睛,等待风雪将她埋葬。?

  “霍展白心底一冷,然而不等他再说话,眼前已然出现了大群魔宫的子弟,那些群龙无首的人正在星圣娑罗的带领下寻找着教王或者五明子的踪迹,然而整个大光明宫空荡荡一片,连一个首脑人物都不见了。~~”

  “真帅~~”

  妙水沉吟了片刻,果然不再管她了,断然转过身去扶起了昏迷的弟弟。深深吸了一口气,足下加力,朝着断桥的另一侧加速掠去,在快到尽端时足尖一点,借力跃起------借着疾奔之势,她如虹一样掠出,终于稳稳落到了桥的对面。。

  一炷檀香插在雪地上,暮色衬得黯淡的一点红光隐约明灭。。

  “妙风!”她脱口惊呼起来,一个箭步冲过去,扳住了他的肩头,“让我看看!”。

  里面有一条细细的蛇探出头来,吞吐着红色的信子。.......”

  他直奔西侧殿而去,想从妙水那里打听最近情况,然而却扑了一个空——奇怪,人呢?不是早就约好,等他拿了龙血珠回来就碰头商量一下对策?这样的要紧关头,人怎么会不在?!”

  “..........”

  “快、快带我……”她再也顾不得病床上的瞳,顿足站起。。

  “走了也好。”望着他消失的背影,妙空却微微笑了起来,声音低诡,“免得你我都麻烦。”?

  的确,在离开药师谷的时候,是应该杀掉那个女人的。可为什么自己在那个时候,竟然鬼使神差地放过了她?。

  “没事,风行,”廖青染随口应,“是我徒儿的朋友来访。”。

  怎么……怎么又是那样熟悉的声音?在哪里……在哪里听到过吗?。

  “……”薛紫夜只觉怒火燃烧了整个胸腔,一时间无法说出话来,急促地呼吸。。

  卫风行一惊:“是呀。”?

  那么,这几日来,面对着如此大好时机,宫里其余那几方势力岂不是蠢蠢欲动?!

  “前任谷主廖青染重返药王谷执掌一切,然而却从不露面,凡事都由一个新收的弟子打点。”

  “比起那种诡异的眼白,那人瞳孔的颜色是正常的。黑,只是极浓,浓得如化不开的墨和斩不开的夜。然而这样的瞳映在眼白上,却交织出了无数种说不出的妖异色彩。在那双琉璃异彩的眼睛睁开的刹那,他全身就仿佛中了咒一样无法动弹。.....”

  那一场厮杀,转眼便成了屠戮。。

  仙风道骨的老人满面血污,眼神亮如妖鬼,忽然间疯狂地大笑起来。。

  侍女们讷讷,相顾做了个鬼脸。。

  “点子扎手。”瞳有些不耐烦,“霍展白在那儿。”。

 “我只要你们一起坐下来喝一杯。”雅弥静静的笑,眼睛却看向了霍展白身后。!”
上一章【快捷键:←】 目 录【快捷键: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