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68章 底气

作品: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作者:江山不落|分类:奇幻频道|更新:2021-04-15 19:11:56|下载: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TXT下载
  美国政|府对中国东北局势表示了忧虑,如果战争打起,日本势必要武装军队,会一发而动全身,逼迫各国加大对亚太的军事投入,这与一战后裁军和平的大潮流不符。

  所以美英驻日大使在各自国内政|府的指示下调停两国争端。

  在连续召开内阁紧急会议后,预见到中日战争可能是一场持久的消耗战,日本并没有做好全面开战的准备和计划,日本政|府不得不缓和局势。

  15日,日本外务相发出了对时局的声明:“日本政|府从没有、将来也不会对中国的领土提出所谓的非分之念。日本国将严格根据《华盛顿条约》约束本国军人在满洲、华北的行动,并恪守日本对保证中国主权及领土完整的义务。”

  同日,驻长春日军开始撤回关东州,沈阳日军也返回原军营,天津日本人及便衣队也偃旗息鼓,东北及华北的局势暂时缓和了下来。

  不过,这只是因为时局对日本不利,而不是其主动放弃了侵略中国的野心。因为干涉西伯利亚的军事投入,让日本国内财政不堪重负。

  也许俄国天生就是日本人的克星吧?以前慑于俄国熊外表的强悍,日本政|府只能在俄国嘴角找点甜头,甲午之战的大好局面,俄国人轻插一脚就让其被迫让度部分利益,还吐出了辽东半岛这到嘴的食物。

  好不容易在日俄战争中打了大胜仗,但是从中没落到一点好处。俄国人不死不休的战争潜力让其胆怯,特别是听说远东大铁路已经建成后,日本人明智地选择了放弃战争赔款而和俄国共同瓜分中国东北。

  到俄国内部分裂了会不会好点?四年干涉,除惹了一身臊,没落到半分便宜,以至于在1922年第45届议会上,尾崎行雄、正木照藏等有影响有见识的议员严厉质询政|府:“自大正七年(1918)出兵西伯利亚,已三年有余,耗资6、7亿元,牺牲3000多人,所得者何?外招各国猜疑和俄国人之怨恨,内遭国民抱怨,如此而已!”

  然而日本不甘失败,积极游说各国政|府对中国进行武器禁运,并要求中国响应《华盛顿条约》的精神,实行裁兵,以在军力上压制中国的发展。同时指示满铁等机构,准备在东北进行一场金融战争,来打垮奉系的经济基础。

  这一点张汉卿才不怕呢,拼工业,中国在建拖拉机、汽车时,丰田还在玩织布机。在他的带领下,中国起步就比日本快,起点也高得多。

  在国际贸易上,1916到1919年间,日本对华出口增加159.6%,在中国对外贸易的比重由1913年的23%上升到1918年的43.5%,对华投资额由战前第四位跃升到与首位的英国不相上下。相对于此,中国对日本投资寥寥,完全是一副逆差的状态,搞大了中国不吃亏。

  而经过又三年的发展,奉系的军工能力上升了一个崭新的境界,庞大到日本也不敢直视,这也是张作霖、张汉卿敢于顶住日本的底气所在。

  沈阳兵工厂在前年实现年产山炮150门,去年因为扩产升为180门,这样,近水楼台先得月,奉军十个师,都已经拥有满编的炮兵团了,而人民军也已经装备了六个师,而且其它的师则至少装备了一个炮兵营。

  考虑到对各兵工厂巨大的投入,今年光沈阳兵工厂的月产能都已翻倍,尚不谈兰州、汉阳两处的兵工厂都已经开始大规模量产。按到年底还有4个月算,加上各地方杂牌部队收缴的大炮,年底前装备人民军全部师属炮兵团不再话下。

  迫击炮方面,1922年辽11式80mm、150mm已经研制出来并投入生产。这种携带方便、对步兵火力支援有很大作用的重型迫击炮开了国内迫击炮大口径的先河,说明在武器研制方面,奉军已经走在各路军阀的前端。

  这还不够。

  由于炮兵的普及,给研究火炮的性能增加了便利,所以在火炮的装备改进上,奉军也走在了国内前列。以前炮兵部队的观测器材,主要只有炮队镜,后来精微仪测远机就普及了。

  东北炮兵掌握了图上作业的无观测试射开始效力射的射击技术,以及占领遮蔽阵地的最新炮兵技术,在当时的国内是先进的。

  此外还有中国那个唯一的来自皖系边防军的155毫米重榴|弹炮共24门也编为重炮团加入奉军序列,归中|央军委直辖。

  张汉卿还准备在沈阳兵工厂建一条新产线,在制造现有75mm山炮的基础上试制更大口径的大炮、榴|弹炮。

  需要说明的是,民国陆军师虽然参照日军的编制,但其师属炮兵在编制上则要先进的多,它的炮兵团都是标准的54门,而非日军的36门,而当时18门炮的炮兵营编制在国际上都少见的。

  之所以如此编制,想必是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受尽了大炮巨舰的摧残,一种发自军队上层的火力优先论吧。反正尽管北洋时国力凋弱,但装备的北洋陆军师是实打实的,比起后来不满员的师、无炮无马的师,不可同日而语。

  18门炮的炮兵营编制与当时各国普遍采用的12炮制炮兵营比起来火力更加凶猛不提,单就火力反应速度来看要比12炮制炮兵营尤其是当时采用3连4炮制的日本陆军要快上一倍。

  这个编制的好处,在于在当时最基本的战术炮兵阵地是炮兵连级阵地,6门火炮组成的炮兵阵地需要进行水平射角调整时,绝大部分只需在原地挪动调整火炮自身的射角,尤其是管退炮大量装备北洋军后效果更加突出。

  而当时日本陆军的炮兵连进行水平射角调整时,需要挪动炮兵阵地的次数是6门炮兵连的3、4倍。

  此外奉系军队每个步兵团都配置一个12门制的迫击炮连的编制,每个步兵连都配置一个3挺的机枪班。

  虽然现在武器数量还不够,但是想到汉阳兵工厂、兰州军械厂也开始能够生产少量火炮和量产机关枪与迫击炮的能力,每过一天,便有大批装备分发到军队,奉军和人民军的实力也就强过一天。

  至于日本人要求中国裁军,张氏父子对日本人的包藏祸心看得十分明白:国家四分五裂,靠这点军队连保家卫国都不够,还要裁撤,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不过为了应对舆论,张汉卿表示:人民军不再新增陆军师,保持目前13个师的番号。但是又私下命令有条件的军队,可以适当增加新兵人数,未来把2旅4团制变为2旅6团的“加强师”。

  这是换汤不换药的做法。

  在全民抗日的大好形势下,12日下午1时,早已集结在蚌埠待命的华中人民军精锐第4师登上列车,奔赴华北抗日的前线济南,准备以强硬对抗强硬,结束日本在胶济线的控制。

  这时候因为《华盛顿条约》的签订,日本已经被迫退出了它在山东的军队,只留下部分护路军“维持”胶济线的秩序。

  胶济线是从海上进出山东的门户,又跟津浦线(京沪线)相接,位置十分重要。早已虎视眈眈的张汉卿怎肯放过这个好时机?日本护路军敢拦,开打就是了;如果不拦,人民军可以直接进山东。

  鲁督田中玉虽然知道人民军来者不善,“请神进来送神难”,却在“全民抗日”的当口不但不敢抗议,反而还要假惺惺地表示欢迎以及全力支持云云。

  多年以来千方百计都无法进入的直系侧翼地盘,终于在此时打开了大门。张汉卿本来也就想借着这个由头进入山东,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老蒋非要“攘外先安内”了:一着不慎,政权真的会旁落啊!

  奉系与人民军的壮大与对日的强硬,日本国内的有识之士纷纷表达出了担忧,认为一个统一的中国必将给日本在华利益产生莫测的影响。

  由于皖系的大败和段祺瑞的淡出,日本要重新在华扶持代理人时间上已来不及,而且当前在民国政坛上也没有比直、奉两系更有影响力的势力在。

  关键是,看架势人民军是真打了,可是日本还没准备好…

  直系是老牌的英美代理人,虽然目前被张汉卿取而代之,但是凭借藕断丝连的关系,要他们转头投入日本人的怀抱有点困难。

  奉系已经尾大不掉,而且实力已经远超中国国内任何一股力量,要他们俯首称臣,日本尚无这么大的底牌。

  以孙逸仙为首的国民党似乎与日本关系一直不错,可惜脱毛的凤凰不如鸡,在丢失广东大本营后,除了道义上还有那么点影响外,军事上毫无建树,这可是个无底洞,日本人也不想把资源白白浪费。

  怎么办?

  张汉卿已经代表奉系给出了答案。他在1922年庆贺人民党建党五周年之际,向国内、向日本、向英美、向世界宣布,中国会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局面,尊重九国公约及承认《普茨茅斯条约》中日本部分,民国政|府将以更加开放的姿态保证各国在中国的既有利益。

  他提出的结论是现阶段中国最大的任务是整合资源,消除贫困,建设一个统一的中华民国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