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章 暴裂无声

作品:暴裂无声|作者:|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2-05-26|下载:暴裂无声TXT下载
  “连他新婚不久的妻子,都不知道背负着恶名的丈夫还活在天下的某一处。.......”

  “蠢女人!”看一眼薛紫夜头上那个伤口,霍展白就忍不住骂一句。。

  “让我看看他!快!”薛紫夜挣扎着爬了过去,用力撑起了身子。”

  ““如何?”只是一刹,他重新落到冰上,将右手的剑缓缓平举。。”

 暮色笼罩了雪域绝顶,无数的玉树琼花都黯淡了下去,逐渐隐没。。

  “霍展白在帘外站住,心下却有些忐忑,想着瞳是怎样的一个危险人物,实在不放心让薛紫夜和他独处,不由侧耳凝神细听。”

  没有人知道,这个妙手仁心温文尔雅的年轻医者,曾是个毫无感情的杀人者。更没人知道,他是如何活过来的――那“活”过来的过程,甚至比“死”更痛苦。。

  ““老五?!””

  这不是薛紫夜拿去炼药的东西吗?怎么全部好端端的还在?

  顿了顿,女医者眼里忽然流露出绝望的神情:“我是想救你啊……你怎么总是这样?”!”

  “是武林中人吧。”年轻一些的壮丁凝望着一行七人的背影,有些神往,“都带着剑哪!””

  “瞳垂下了眼睛,看着她走过去。两人交错的瞬间,耳畔一声风响,他想也不想地抬手反扣,手心霍然多了一枚蜡丸。抬起头,眼角里看到了匆匆隐没的衣角。那个女人已经迅速离去了,根本无法和她搭上话。”

  ――昨夜那番对话,忽然间就历历浮现在脑海。。

”“是、是瞳公子!”有个修罗场出来的子弟认出了远处的身形,脱口惊呼,“是瞳公子!”。

  “出去吧。”她只是挥了挥手,“去药房,帮宁姨看着霍公子的药。”。

  摩迦一族!。

  “然而,为什么要直到此刻,才动用这个法术呢?.......”

  “薛谷主不睡了吗?”他有些诧异。。

  重伤垂死中挣扎着奔上南天门,终于被教王收为麾下。?

  “难怪多年来,药师谷一直能够游离于正邪两派之外,原来不仅是各方对其都有依赖,保持着微妙的平衡,也是因为极远的地势和重重的机关维护了它本身的安全。!”

  薛紫夜怔了怔,还没说话,妙风却径自放下了帘子,回身继续赶车。。

  “明介!”她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明介!”。

  “嘿,”飞翩发出一声冷笑,“能将妙风使逼到如此两难境地,我们八骏也不算——”?

  “薛谷主!”他惊呼一声,连忙将她从雪地上抱起。?

  ――这个人刚从血腥暴乱中夺取了大光明宫地至高权力,此刻不好好坐镇西域,却来这里做什么?难道是得知南宫老阁主病重,想前来打乱中原武林的局面?来?”

  ““是。”霍展白忽然笑了起来,点头,“你就放心去当你的好好先生吧!””

  “你尽管动手。”瞳击掌,面无表情地发话,眼神低垂,凝视着手里一个羊脂玉小瓶——那,还是那个女子临去时,留给他的最后纪念。。

  那一战七剑里损失大半人手,各门派实力削弱,中原武林激烈的纷争也暂时缓和了下来。仿如激流冲过最崎岖艰险的一段,终于渐渐趋于平缓。。

  ““呵呵,瞳果然一向不让人失望啊。”然而教王居然丝毫不重视他精心编织好的谎言,只是称赞了一句,便转开了话题,“你刚万里归来,快来观赏一下本座新收的宝贝獒犬——喏,可爱吧?”?——然而,却赫然有一支金色的针,直直插在了咽喉正中!......”

  “叮叮几声响,手足上的金索全数脱落。!”

  这种症状……这种症状……。”

  “.........”

  “那么,在刺杀之后,她又去了哪里?第二日他们没在大光明宫里看到她的踪迹,她又是怎样离开大光明宫的??”

  ““啊——”药师谷的女子们何曾见过如此惨厉场面,齐齐失声尖叫,掩住了眼睛。。”

  “霍展白望着她梳妆,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一日,在他照旧客气地起身告辞时,她终于无法忍受,忽然站起,不顾一切地推倒了那座横亘于他们之间的屏风,直面他,眼里的火焰熊熊燃烧,强自克制的声音微微颤抖:“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有请薛谷主!”片刻便有回话,一重重穿过殿中飘飞的经幔透出。?”

  呵……不过七日之后,七星海棠之毒便从眼部深入脑髓,逐步侵蚀人的神志,到时候你这个神医,就带着这个天下无人能治的白痴离去吧——。

  “瞳哼了一声:“会让他慢慢还的。”。”

  “——那个紫衣女子无声无息地靠在马车壁上,双目紧闭,脸颊毫无血色,竟然又一次昏了过去。”

  忽然间,霍展白记起了那一日在乌里雅苏台雪原上和妙风的狭路相逢——妙风怀里那个看不到脸的人,将一只苍白的手探出了狐裘,仿佛想在空气中努力地抓住什么。。

  “出了什么问题?”小橙吓坏了,连忙探了探药水——桶里的白药生肌散是她配的。。

  那个熟悉而遥远的名字,似乎是雪亮的闪电,将黑暗僵冷的往事割裂。?

  所有人都惊讶一贯只有女弟子的药王谷竟收了一个男子,然而,廖谷主只是凝望着那些停栖在新弟子肩上的夜光蝶,淡淡地回答了一句:“雅弥有赤子之心。”?

  立春后的风尚自冷冽,他转了一圈,不见寺院里有人烟迹象,正在迟疑,忽然听得雪鹞从院后飞回,发出一声叫。他循着声音望过去,忽然便是一震!。

 房间里忽地变得漆黑,将所有的月光雪光都隔绝在外。。

  薛紫夜锁好牢门,开口:“现在,我们来制订明天的计划吧。”。

  瞳眼看着赤迅速离开,将视线收回。。

  ““到了?”她有些惊讶地转过身,撩开了窗帘往外看去——忽然眼前一阵光芒,一座巨大的冰雪之峰压满了她整个视野,那种凌人的气势震得她半晌说不出话来。~”

  “哦?处理完了?”血色的小蛇不停地往那一块石下汇聚,宛如汇成血海,而石上坐着的赤发大汉却只是玩弄着一条水桶粗的大蛇,呵呵而笑,“你把那个谷主杀了啊?真是可惜,听说她不仅医术好,还是个漂亮女人……”。

  薛紫夜独自一人坐在温暖馥郁的室内,垂头望着自己的手,怔怔地出神。。

  “是。”妙风一步上前,想也不想地拿起药丸放到鼻下闻了一闻,而后又沾了少许送入口中,竟是以身相试——薛紫夜抬起头看着他,眼神复杂。。

  雪鹞嘀嘀咕咕地飞落在桌上,和他喝着同一个杯子里的酒。这只鸟儿似乎喝得比他还凶,很快就开始站不稳,扑扇着翅膀一头栽倒在桌面上。。

  “那你要我们怎么办?”他喃喃苦笑,“自古正邪不两立。”?

  “剑气逼得她脸色白了白,然而她却没有惊惶失措:“婢子不知。”~~”

  “真帅~~”

  “你们快走,把……把这个带去,”薛紫夜挣扎着扯过药囊,递到她手里,“拿里面赤色的药给他服下……立刻请医生来,他的内脏,可能、可能全部……”。

  痴痴地听着曲子,那个瞬间,廖青染觉得自己是真正地开始老了。。

  话音未落,霍展白已然闪电般地掠过,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颤声呼:“秋水!”。

  瞳醉醺醺地伏倒在桌面上,却将一物推到了他面前:“拿去!”.......”

  他忽然笑了起来:今夕何夕?!”

  “..........”

  如果说,这世上真的有所谓的“时间静止”,那么,就是在那一刻。。

  然而,偏偏有一些极久远的记忆反而存留下来了,甚或日复一日更清晰地浮现出来。为什么……为什么还不能彻底忘记呢??

  “我想救你啊……”她的话语还在耳畔回响,如此的悲哀而无奈,蕴涵着他生命中从未遇到过的温暖。她对他伸出了手,试图将他从血池里拉上来。但他却永远无法接触到那只纯白的手了……。

  手脚都被嵌入墙壁上的铁链锁着,四周没有一丝光。他抱着膝盖缩在黑暗的角落里,感觉脑袋就如眼前的房子一样一片漆黑。。

  瞳看着那个昔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日圣女,手心渐渐沁出冷汗。。

  霍展白不做声地吐出一口气——毕竟,还是赢了!。

  南宫老阁主前去药师谷就医的时候,新任盟主尽管事务繁忙,到底还是陪了去。?

  她继续娇笑:“只是,方才那一击已经耗尽了最后一点体能吧?现在你压不住七星海棠的毒,只会更加痛苦。”!

  ““从今天开始,徐沫的病,转由我负责。””

  “提到药师谷,霍展白眼里就忍不住有了笑意:“是,薛谷主医术绝顶,定能手到病除。”.....”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铤而走险,用出了玉石俱焚的招式。。

  是的,他只不过是一个杀人者——然而,即便是杀人者,也曾有过生不如死的时刻。。

  她用颤抖的手将碎土撒下。夹杂着雪的土,一分分地掩盖上了那一张苍白的脸——她咬着牙,一瞬不移地望着那张熟悉的脸。这把土再撒下去,就永远看不到了……没有人会再带着她去看北极光,没有人在她坠入黑暗冰河的瞬间托起她。。

  然而,此刻他脸上,却忽然失了笑容。。

 霍展白踉跄站起,满身雪花,剧烈地喘息着。!”
上一章【快捷键:←】 目 录【快捷键: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