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章 半老徐娘

作品:半老徐娘|作者:|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2-05-26|下载:半老徐娘TXT下载
  ““绿儿,住口。”薛紫夜却断然低喝。.......”

  他的手指停在那里,感觉到她肌肤的温度和声带微微的震动,心里忽然有一种隐秘的留恋,竟不舍得就此放手。停了片刻,他笑了一笑,移开了手指:“教王惩罚在下,自有他的原因,而在下亦甘心受刑。”。

  他陪着她站到了深宵,第一次看到这个平日强悍的女人,露出了即使醉酒时也掩藏着的脆弱一面,单薄的肩在风中渐渐发抖。而他只是默然弯下腰,掉转手里伞的角度,替她挡住那些密集卷来的雪。”

  “已经是第四日了……那种通过双目逐步侵蚀大脑的剧毒,已悄然抹去了他大部分的记忆:比如修罗场里挣扎求生的岁月,比如成为大光明界第一杀手、纵横西域夺取诸侯首级的惊心动魄的往事……这一切辉煌血腥的过去,已然逐步淡去,再也无法记忆。。”

 “是。”十五岁的他放下了血淋淋的剑,低头微笑。。

  ““等回来再一起喝酒!”当初离开时,他对她挥手,大笑。“一定赢你!””

  “不!不要给他治!”然而被金索系住的瞳,却蓦然爆发出一声厉喝,仰首看着薛紫夜,“这个魔鬼!他是——”。

  ““若不能杀妙风,则务必取来那个女医者的首级。””

  瞳看着那个昔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日圣女,手心渐渐沁出冷汗。

  “——可怎么也不该忘了我吧?王室成员每个一万两呢!”!”

  薛紫夜走出去的时候,看到妙水正牵着獒犬,靠在雪狱的墙壁上等她。”

  “薛紫夜勉强对着他笑了笑,心下却不禁忧虑——“沐春风”之术本是极耗内力的,怎生经得起这样频繁的运用?何况妙风寒毒痼疾犹存,每日也需要运功化解,如果为给自己续命而耗尽了真力,又怎能压住体内寒毒?”

  她看了他一眼,怒喝:“站起来!楼兰王的儿子,就算死也要像个男子汉!”。

”“呵……是的,我想起来了。”霍展白终于点了点头,眼睛深处掠过一丝冷光。。

  雅弥沉默许久,才微笑着摇了摇头。。

  习惯了不睡觉吗?还是习惯了在别人窗下一站一个通宵?或者是,随时随地准备为保护某个人交出性命?薛紫夜看了他片刻,忽然心里有些难受,叹了口气,披衣走了出去。。

  “每一个月,他都会来到九曜山庄,白衣长剑,隔着屏风长身而坐,倾身向前,客气地询问她身体的近况,生活上还有什么需要。那个女子端坐在屏风后,同样客气地回答着,保持着一贯地矜持和骄傲。.......”

  “你尽管动手。”瞳击掌,面无表情地发话,眼神低垂,凝视着手里一个羊脂玉小瓶——那,还是那个女子临去时,留给他的最后纪念。。

  她习惯了被追逐,习惯了被照顾,却不懂如何去低首俯就。所以,既然他如今成了中原武林的领袖,既然他保持着这样疏离的态度,那么,她的骄傲也容许她首先低头。?

  “雅弥沉默许久,才微笑着摇了摇头。!”

  遥远的北方,冰封的漠河上寒风割裂人的肌肤,呼啸如鬼哭。。

  只要任何一方稍微动一下,立即便是同归于尽的结局。。

  这样相处的每一刻都是极其珍贵的——?

  八年来,他不顾一切地拼杀。每次他冲过血肉横飞的战场,她都会在这条血路的尽头等着……他欠她那么多。?

  每一次他来,她的话都非常少,只是死死望着屏风对面那个模糊的影子,神情恍惚:仿佛也已经知道这个男子将终其一生停驻在屏风的那一边,再也不会走近半步。来?”

  ““医生,替她看看!”妙风看得她眼神变化,心知不祥,“求求你!””

  妙风不知是何时醒来的,然而眼睛尚未睁开,便一把将她抱起,从马背上凭空拔高了一丈,半空中身形一转,落到了另一匹马上。她惊呼未毕,已然重新落地。。

  “是!”大家惴惴地低头,退去。。

  “一边说,他一边从怀里拿出了一支玉箫,呈上。?那一些惨叫呼喊,似乎完全进不了他心头半分。......”

  “——她的笑容在眼前反复浮现,只会加快他崩溃的速度。!”

  瞬间碾过了皑皑白雪,消失在谷口漫天的风雪里。。”

  “.........”

  “当薛紫夜步出谷口,看到那八匹马拉的奢华马车和满满一车的物品后,不由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大衣,披肩,手炉,木炭,火石,食物,药囊……应有尽有,琳琅满目。?”

  “剑气逼得她脸色白了白,然而她却没有惊惶失措:“婢子不知。”。”

  ““风!”老人不敢相信地望着在最后一刻违抗了他的下属,“连你……连你……”。

  “咔嚓”一声,苍老的树皮裂开,一颗血红色的珠子应声掉落手心。。

  ““姐姐,我是来请你原谅的,”黑衣的教王用手一寸寸地拂去碑上积雪,喃喃低语,“一个月之后,‘血河’计划启动,我便要与中原鼎剑阁全面开战!”........”

  ““为什么还要来!”他失去控制地大喊,死死按着她的手,“你的明介早就死了!”?”

  然而下一个瞬间,感觉到有一只手轻轻触摸到了自己失明的双眼,他仿佛被烫着一样地转过头去,避开了那只手,黯淡无光的眼里闪过激烈的神情。“滚!”想也不想,一个字脱口而出,嘶哑而狠厉。。

  ““如果可以选择,我宁可像你一样终老于药王谷――”霍展白长长吐出胸中的气息,殊无半点喜悦,“但除非像你这样彻底地死过一次,才能重新随心所欲地生活吧?我可不行。”。”

  ““为什么不肯接任鼎剑阁主的位置?墨魂剑不是都已经传给你了吗?””

  “你为此枉担了多少年虚名,难道不盼早日修成正果?平日那般洒脱,怎么今日事到临头却扭捏起来?”旁边南宫老阁主不知底细,还在自以为好心的絮絮劝说。他有些诧异对方的冷淡,表情霍然转为严厉,“莫非……你是嫌弃她了——你觉得她嫁过人生过孩子,现在又得了这种病,配不上你这个中原武林盟主了,是不是?”。

  “那么……你来陪我喝吧!”霍展白微笑着举杯,向这个陌生的对手发出邀请——他没有问这个人和紫夜究竟有什么样的过往。乌里雅苏台的雪原上,这个人曾不顾一切地只身单挑七剑,只为及时将她送去求医。。

  年轻的教王立起手掌:“你,答应吗?”?

  “这个东西,应该是你们教中至宝吧?”她扶着他坐倒在地,将一物放入他怀里,轻轻说着,神态从容,完全不似一个身中绝毒的人,“你拿好了。有了这个,日后你想要做什么都可以随心所欲了,再也不用受制于人……”?

  ——事到如今,何苦再相认?。

 一道雷霆落到了剑网里,在瞬间就交换了十几招,长剑相击。发出了连绵不绝的“叮叮”之声。妙风辗转于剑光里,以一人之力对抗中原七位剑术精英,却没有丝毫畏惧。他的剑只是普通的青钢剑,但剑上注满了纯厚和煦的内力,凌厉得足以和任何名剑对抗。。

  而这个人修习二十余年,竟然将内息和本身的气质这样丝丝入扣地融合在一起。。

  妙风策马在风雪中疾奔,凌厉的风雪吹得他们的长发猎猎飞舞。她安静地伏在他胸口,听到他胸腔里激烈而有力的心跳,神志再度远离,脸上却渐渐露出了安心的微笑。。

  “在这样生死一发的关键时刻,他却不自禁地走了神。~”

  他……是因为返回昆仑山后谋逆不成,才会落到了如今的境地?。

  “对不起。”他没有辩解半句,只是吐出三个字。。

  全场欢声雷动,大弟子登上至尊宝座,天山派上下更是觉得面上有光——昔年的师傅、师娘、师兄妹们依次上前恭贺,然而那个新任的武林盟主却只是淡淡地笑,殊无半分喜悦,只是在卫风行上来敬酒时,微微地点了点头。。

  她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蓝色的长发和白色的雪。。

  最高峰上发生了猝然的地震,万年不化的冰层陡然裂开,整个山头四分五裂,雪暴笼罩了半座昆仑,而山顶那个秘密的奢华乐园,就在一瞬间覆灭。?

  “顿了顿,他补充:“我是从修罗场里出来的——五百个人里,最后只有我和瞳留了下来。其余四百九十八个,都被杀了。”~~”

  “真帅~~”

  所谓的神仙眷侣,也不过如此了。。

  教王亲手封的金针,怎么可能被别人解开?。

  “咔!”白色的风在大殿里一掠即回,手刀狠狠斩落在瞳的后背上。。

  那一条路,他八年来曾经走过无数遍。于今重走一遍,每一步都是万剑穿心。.......”

  他默默地趴伏着,温顺而听话。全身伤口都在痛,剧毒一分分地侵蚀,他却以惊人的毅力咬牙一声不吭,仿佛生怕发出一丝声音,便会打碎这一刻的宁静。!”

  “..........”

  “她嫁为我只不过为了赌气——就如我娶她只不过为了打击你一样。”徐重华冷漠地回答,“八年来,难道你还没明白这一点?”。

  “带我出去看看。”她吩咐,示意一旁的小橙取过猞猁裘披上。?

  轿子抬起的瞬间,忽然听得身后妙风提高了声音,朗朗道:“在下来之前,也曾打听过——多年来,薛谷主不便出谷,是因为身有寒疾,怯于谷外风雪。是也不是?”。

  “铮”的一声,名剑白虹竟然应声而断!。

  自己……原来也是一个极自私懦弱的人吧?。

  他微微一惊,抬头看那个黑衣的年轻教王。。

  “咦……”屏风后的病人被惊醒了,懵懂地出来,看着那个埋首痛哭的男子,眼里充满了惊奇。她屏息静气地看了他片刻,仿佛看着一个哭泣的孩子,忽然间温柔地笑了起来,一反平时的暴躁,走上去伸出手,将那个哭泣的人揽入了怀里。?

  妙风依然只是微笑,仿佛戴着一个永恒的面具:“薛谷主无须担心。”!

  “锦衣青年也是被他吓了一跳,急切间抓起银烛台挡在面前,长长吐了口气:“我听虫娘说你昨夜到了扬州,投宿在这里,今天就一早过来看看——老七你发什么疯啊!””

  “瞳蹙了蹙眉头,却无法反驳。.....”

  廖青染转过身,看了一眼灵柩中用狐裘裹起的女子,在笛声里将脸深深埋入了手掌,隐藏了无法掩饰的悲伤表情——她……真是一个极度自私而又无能的师傅啊!。

  卫风行震了一震,立刻侧身一溜,入了内室。。

  最可怕的是,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却无法醒来。。

  “十二年前的那一夜,我忘了顾上你……”仿佛那些话已经压在心底多年,薛紫夜长长出了一口气,将滚烫的额头放入掌心,“对不起……那个时候我和雪怀拼命逃,却忘了你还被关在那里……我、我对不起你。”。

 他挽起了帘子,微微躬身,看着她坐了进去,眼角瞥处,忽然注意到那双纤细的手竟有些略微地颤抖,瞬间默然的脸上也稍稍动容——原来,这般冷定坚强的女子面对着这样的事情,内心里终究也是紧张的。!”
上一章【快捷键:←】 目 录【快捷键: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