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章 夏娃的诱惑

作品:夏娃的诱惑|作者:|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2-05-26|下载:夏娃的诱惑TXT下载
  ““知道。”黑夜里,那双妖诡的眼睛霍然焕发出光来,“各取所需,早点完事!”.......”

  他微微侧头,望向雪后湛蓝的天空,叹了一口气。。

  “不……不……啊!啊啊啊啊……”他抱着头发出了低哑的呼号,痛苦地在雪上滚来滚去,身上的血染满了地面——那样汹涌而来的往事,在瞬间逼得他几乎发疯!”

  “妙水施施然点头:“大光明宫做这种事,向来不算少。”。”

 “最后,那个女孩和她的小情人一起掉进了冰河里——活生生地冻死。”。

  ““小怪物,吃饭!”外头那个人哑着嗓子喝了一声,十二分的嫌恶。”

  “妙水!”倒在地上的薛紫夜忽然一震,努力抬起头来,厉声道,“你答应过我不杀他们的!”。

  “霍展白手指一紧,白瓷酒杯发出了碎裂的细微声音,仿佛鼓起了极大的勇气,终于低声开口:“她……走得很安宁?””

  她侧头望向霍展白:“你是从药师谷来的吗?紫夜她如今身体可好?”

  药师谷……在这样生死一线的情况下,他却忽然微微一怔。!”

  他看着那些女子手持十八般器具逼过来,不由微微一震:他太熟悉这种疗程了……红橙金蓝绿,薛紫夜教出来的侍女个个身怀绝技,在替人治疗外伤的时候,动作整齐得如同一个人长了八只手。”

  “他默然抱剑,微一俯身算是回答。”

  纵虎归山……他清楚自己做了一件本不该做的事,错过了一举将中原武林有生力量全部击溃的良机。。

”一睁开眼,所有的幻象都消失了。。

  最可怕的是,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却无法醒来。。

  落款是“弟子紫夜拜上”。。

  “一把长刀从雪下急速刺出,瞬间洞穿了她所乘坐的奔马,直透马鞍而出!.......”

  “如若将来真的避不了一战,”沉默了许久,雅弥却是微微地笑了,略微躬身,递上了一面回天令,“那么,到时候,你们尽管来药王谷好了――”。

  一声呼哨,半空中飞着的雪鹞一个转折,轻轻落到了他的肩上,转动着黑豆一样的眼珠?

  “妙风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跟在她身后,穿过了那片桫椤林。一路上无数夜光蝶围着他上下飞舞,好几只甚至尝试着停到了他的肩上。!”

  他极力控制着思绪,不让自己陷入这一种莫名其妙的混乱中。苍白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横放膝上的沥血剑,感触着冰冷的锋芒——涂了龙血珠的剑刃,隐隐散发出一种赤红色的光芒,连血槽里都密密麻麻地填满了龙血珠的粉末。。

  在送她上绝顶时,他曾那样许诺——然而到了最后,他却任何一个都无法保护!。

  听得“龙血珠”三个字,玉座上的人猛然一震,抬起手指着他,喉咙里发出模糊的低吟。?

  只是在做梦——如果梦境也可以杀人的话。这个全身是伤泡在药汤里的人,全身在微微发抖,脸上的表情仿佛有无数话要说,却被扼住了咽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来?”

  ““哟,好得这么快?”薛紫夜不由从唇间吐出一声冷笑,望着他腹部的伤口,“果然,你下刀时有意避开了血脉吧?你赌我不会看着你死?””

  痴痴地听着曲子,那个瞬间,廖青染觉得自己是真正地开始老了。。

  “廖谷主可否多留几日?”他有些不知所措地喃喃。。

  “他望着不停自斟自饮的霍展白,忽然间低低叹息——你,可曾恨我?如果不是我,她不会冒险出谷:如果不是我将她带走,你们也不会在最后的一刻还咫尺天涯……?黑暗的牢狱外,是昆仑山阴处千年不化的皑皑白雪。......”

  “霍展白怔住,心里乍喜乍悲。!”

  那一日,在他照旧客气地起身告辞时,她终于无法忍受,忽然站起,不顾一切地推倒了那座横亘于他们之间的屏风,直面他,眼里的火焰熊熊燃烧,强自克制的声音微微颤抖:“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

  “.........”

  “她看定了那个来访的白衣剑客,忽地一笑:“可是,她最终拿它来救了一个不相干的孩子。”?”

  “霍展白顿住酒杯,看向年轻得教王,忽然发现他此刻的眼睛是幽深的蓝――这个冷酷缜密的决顶杀手、在腥风血雨中登上玉座的新教王,此刻忽然间脆弱得如同一个青涩的少年。。”

  ““……”教王默默吸了一口气,没有立刻回答,探询的目光落在妙风身上。。

  看到霍展白的背影消失在如火的枫林里,薛紫夜的眼神黯了黯,“刷”的一声拉下了帘子。房间里忽然又暗了下去,一丝的光透过竹帘,映在女子苍白的脸上。。

  “这个女人身上散发出馥郁的香气,妖媚神秘,即便是作为医者的她,都分辨不出那是由什么植物提炼而成——神秘如这个女人的本身。........”

  “重伤垂死中挣扎着奔上南天门,终于被教王收为麾下。?”

  既然连携妻隐退多时的卫风行都已奔赴鼎剑阁听命,他收到命令也只在旦夕之间了。。

  “在轰然巨响中,离去的人略微怔了一怔,看住了她。。”

  “神志恍惚之间,忽然听到外面雪里传来依稀的曲声——”

  “扔掉墨魂剑!”徐重华却根本不去隔挡那一剑,手指扣住了地上卫风行的咽喉,眼里露出杀气,“别再和我说什么大道理!信不信我杀了卫五?”。

  他的心还没有完全冷下去,所以是无法承受那样的眼光的。。

  望着阖上的门,他忽然觉得无穷无尽的疲倦。?

  “哈,”娇媚的女子低下头,抚摩着被套上了獒犬颈环的人,“瞳,你还是输了。”?

  ——例如那个霍展白。。

 “这样的话,实在不像一个即将成为中原霸主的人说的啊……”雅弥依然只是笑,声音却一转,淡然道,“瞳,也在近日登上了大光明宫教王的宝座――从此后,你们就又要重新站到巅峰上对决了啊。”。

  抱着幼子的女人望着门外来访的白衣男子,流露出诧异之色:“公子找谁?我家相公出去了。”。

  这短短一天之间天翻地覆,瞳和妙空之间,又达成了什么样的秘密协议?!。

  “而最后可以从生死界杀出的,五百人中不足五十人。~”

  他绝不能让她也这样死了……绝对不!。

  “我想救你啊……”她的话语还在耳畔回响,如此的悲哀而无奈,蕴涵着他生命中从未遇到过的温暖。她对他伸出了手,试图将他从血池里拉上来。但他却永远无法接触到那只纯白的手了……。

  “兮律律——”仿佛也惊觉了此处的杀气,妙风在三丈开外忽然勒马。。

  一定赢你。。

  霍展白蓦地震了一下,睁开了眼睛:“非非……我这次回来,是想和你说——”?

  “薛紫夜一惊,撩起了轿帘,同样刹那间也被耀住了眼睛——冰雪上,忽然盛放出了一片金光!~~”

  “真帅~~”

  那一瞬间,仿佛有利剑直刺入心底,葬礼时一直干涸的眼里陡然泪水长滑而下,她在那样的乐曲里失声痛哭。那不是《葛生》吗?那首描述远古时女子埋葬所爱之人时的诗歌。。

  他不能确信那一刻瞳是不是真的醉了,因为在将那个珍贵的信物推到面前时,那双脆弱的眼里又浮起了坚定冷酷的神色:那是深深的紫,危险而深不见底。。

  “雪怀,姐姐……”穿着黑色绣金长袍的人仰起头来,用一种罕见的热切望着那落满了雪的墓碑——他的瞳仁漆黑如夜,眼白却是诡异的淡淡蓝色,璀璨如钻石,竟令人不敢直视。。

  你,从哪里来?.......”

  “若不能击杀妙风,”他在黑暗里闭上了眼睛,冷冷吩咐,“则务必取来那个女医者的首级。”!”

  “..........”

  多年未有的苦痛在心底蔓延,将枯死已久的心狠狠撕裂,他终于可以不必压制,让那样的悲哀和愤怒将自己彻底湮没。。

  他一直一直地坚持着不昏过去,执意等待她最终的答复。?

  然而抬起头,女医者却忽然愣住了——。

  这个人的眼睛如此奇诡,带着微微的蓝和纯粹的黑,蕴涵着强大的灵力——分明是如今已经灭绝了的摩迦一族才有的特征!。

  然而,在那个下着雪的夜晚,他猝不及防得梦想的一切,却又很快地失去。只留记忆中依稀的暖意,温暖着漫长寂寞的余生。。

  “现在,你已经恢复得和以前一样。”薛紫夜却似毫无察觉,既不为他的剑拔弩张而吃惊,也不为他此刻暧昧地揽着自己的脖子而不安,只是缓缓站起身来,淡淡道,“就只剩下,顶心那一枚金针还没拔出来了。”。

  药师谷……在这样生死一线的情况下,他却忽然微微一怔。?

  这个杀手,还那么年轻,怎么会有魔教长老才有的压迫力?!

  “――大醉和大笑之后,他却清楚地知道今夕已是曲终人散。”

  “又一次听到那个名字,霍展白忽然觉得心里有无穷无尽的烦躁,蓦然将手一松,把她扔下地,怒斥:“真愚蠢!他早已死了!你怎么还不醒悟?他十二年前就死了,你却还在做梦!你不把他埋了,就永远不能醒过来——”.....”

  “薛谷主。”在她快要无法支持的时候,忽然听到妙风低低唤了一声,随即一只手贴上了背心灵台穴,迅速将内息送入。她惊讶得睁大了眼睛——在这种时候,他居然还敢分出手替她疗伤?。

  “咔嚓”一声,有骨骼碎裂的清晰声响,妙风踉跄了一步,大口的血从嘴里吐出。。

  所以,他也不想更多的人再经历这样的痛苦。。

  唯有,此刻身边人平稳的呼吸才是真实的,唯有这相拥取暖的夜才是真实的。。

 他瑟缩着,凝视了这个英俊的男人很久,注意到对方手指上戴着一枚巨大的宝石戒指。他忽然间隐约想起了这样的戒指在西域代表着什么,啜泣了片刻,他终于小心翼翼地握住了那只伸过来的手,将唇印在那枚宝石上。!”
上一章【快捷键:←】 目 录【快捷键: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