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章 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作者:|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2-10-06|下载: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TXT下载
  ““可你的孩子呢?”霍展白眼里有愤怒的光,“沫儿病了八年你知道吗?他刚死了你知道吗?”.......”

  “夏浅羽他们的伤,何时能恢复?”沉默中,他忽然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小心!””

  ““你尽管动手。”瞳击掌,面无表情地发话,眼神低垂,凝视着手里一个羊脂玉小瓶——那,还是那个女子临去时,留给他的最后纪念。。”

 妙风拥着薛紫夜,在满天大雪中催马狂奔。。

  “然而在他微微一迟疑间,薛紫夜便已经沿着台阶奔了上去,直冲那座嵯峨的大光明圣殿。一路上无数教徒试图阻拦,却在看到她手里的圣火令后如潮水一样地退去。”

  薛紫夜勉强对着他笑了笑,心下却不禁忧虑——“沐春风”之术本是极耗内力的,怎生经得起这样频繁的运用?何况妙风寒毒痼疾犹存,每日也需要运功化解,如果为给自己续命而耗尽了真力,又怎能压住体内寒毒?。

  “宫里已然天翻地覆,而这个平日里就神出鬼没的五明子,此刻却竟然在这里置身事外。”

  我要怎样,才能将你从那样黑暗的地方带出呢……

  “暴雨梨花针?”他的视线落到了她腰侧那个空了的机簧上,脱口低呼。!”

  “妙风此刻大约早已到药师谷,”瞳的眼睛转为紫色,薄薄的唇抿成一条直线,“不管他能否请到薛紫夜,我们绝对要抢在他回来之前动手!否则,难保他不打听到我夺了龙血珠的消息——这个消息一泄露,妙火,我们就彻底暴露了。””

  ““你叫什么名字?”她继续轻轻问。”

  瞳终于站起,默然从残碑前转身,穿过了破败的村寨走向大道。。

”雪怀……这个名字,是那个冰下少年的吗——那个和瞳来自同一个村庄的少年。。

  他无力地低下了头,用冰冷的手支撑着火热的额头,感觉到胸口几乎窒息的痛楚。。

  “就这样。”内息转眼便转过了一个周天,妙风长长松了口气。。

  “南宫老阁主叱吒江湖几十年,内外修为都臻于化境——却不料,居然已经被恶疾暗中缠身了多年。.......”

  “明介?”她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他,“你、你难道已经……”。

  权势是一头恶虎,一旦骑了上去就再难以轻易地下来。所以,他只有驱使着这头恶虎不断去吞噬更多的人,寻找更多的血来将它喂饱,才能保证自己的不被反噬——他甚至都能从前代教王身上,看到自己这一生的终点所在。?

  “呵……不过七日之后,七星海棠之毒便从眼部深入脑髓,逐步侵蚀人的神志,到时候你这个神医,就带着这个天下无人能治的白痴离去吧——!”

  雅弥脸上一直保持着和熙的笑意。听得那般尖锐的问题也是面不改色:“妙风已死,雅弥只是一个医者――医者父母心,自然一视同仁。”。

  巨大的冷杉树林立着,如同黑灰色的墓碑,指向灰冷的雪空。。

  “我……难道又昏过去了?”四肢百骸的寒意逐步消融,说不出的和煦舒适。薛紫夜睁?

  “好啊。”她却是狡黠地一笑,抓住了他的手臂往里拖,仿佛诡计得逞,“不过,你也得进来。”?

  那一瞬间,他想起了遥远得近乎不真实的童年,那无穷无尽的黑夜和黑夜里那双明亮的眼睛……她叫他弟弟,拉着他的手在冰河上嬉戏追逐,那样地快乐而自在——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能让那种短暂的欢乐在生命里再重现一次?来?”

  ““薛谷主。”轿帘被从外挑起,妙风在轿前躬身,面容沉静。”

  劲装的白衣人落在她身侧,戴着面具,发出冷冷的笑——听声音,居然是个女子。。

  秋水……秋水,难道我们命中注定了,谁也不可能放过谁吗?。

  “出谷容易,但入谷时若无人接引,必将迷失于风雪巨石之中。?没有人看到瞳是怎样起身的,只是短短一瞬,他仿佛就凭空消失了。而在下一个刹那,他出现在两人之间。所有的一切都戛然而止——暗红色的剑,从徐重华的胸口露出,刺穿了他的心脏。......”

  “的确是简单的条件。但在占上风的情况下,忽然提出和解,却不由让人费解。!”

  “魔教的,再敢进谷一步就死!”心知今晚一场血战难免,他深深吸了口气,低喝,提剑拦在药师谷谷口。。”

  “.........”

  “没有人看到他是怎么拔剑的,在满室的惊呼中,那柄青锋已指到她的咽喉上。?”

  “耳边是呼啸的风声,雪一片片落在脸上,然而身上却是温暖的。身上的伤口已被包扎好,疼痛也明显减缓了——。”

  “他本是天山派的大弟子,天资过人,年纪轻轻便成为武林中有数的顶尖好手,被南宫言其老阁主钦点入阁,成为鼎剑阁八大名剑之一。。

  否则……沫儿的病,这个世上绝对是没人能治好了。。

  ““咕咕。”一只白鸟从风里落下,脚上系着手巾,筋疲力尽地落到了窗台上,发出急切的鸣叫,却始终不见主人出来。它从极远的北方带回了重要的信息,然而它的主人,却已经不在此处。........”

  “他无论如何想不出,以瞳这样的性格,有什么可以让他忽然变卦!?”

  “天没亮就走了,”雅弥只是微笑,“大约是怕被鼎剑阁的人看到,给彼此带来麻烦。”。

  “妙水笑了笑,便过去了。。”

  “几次三番和他们说了,不许再提当年之事,可这帮大嘴巴的家伙还是不知好歹。”

  她俯下身捡起了那支筚篥,反复摩挲,眼里有泪水渐涌。她转过头,定定看着妙风,却发现那个蓝发的男子也在看着她——那一瞬间,她依稀看到了多年前那个躲在她怀里发抖的、至亲的小人儿。。

  她忽然间只觉得万剑穿心。。

  不错,在西域能做到这个地步的,恐怕除了最近刚叛乱的瞳,也就只有五明子之中修为最高的妙风使了!那个人,号称教王的“护身符”,长年不下雪山,更少在中原露面,是以谁都不知道他的深浅。?

  白发苍苍的头颅垂落下来,以一种诡异的姿态凝固。?

  “廖前辈。”霍展白连忙伸臂撑住门,“是令徒托我传信于您。”。

 “别理他!”周行之还是一样的暴烈脾气,脱口怒斥,“我们武功已废,救回去也是——”。

  不知过了多久,她从雪中醒来,只觉得身体里每一分都在疼痛。那种痛几乎是无可言表的,一寸一寸地钻入骨髓,让她几乎忍不住要呼号出声。。

  那种悲恸只爆发了一瞬,便已然成为永久的沉默。霍展白怔怔地抬起头,有些惊讶地看着多年来第一次对自己如此亲近的女子,眼里露出了一种苦涩的笑意。。

  ““三年啊……”霍展白喃喃自语,“看来这几年,不休战也不行呢。”~”

  “就这样。”内息转眼便转过了一个周天,妙风长长松了口气。。

  那个荒原雪夜过后,他便已然脱胎换骨。。

  妙风竟是片刻都不耽误地带着她上路,看来昆仑山上那个魔头的病情,已然是万分危急了。外面风声呼啸,她睁开眼睛,长久地茫然望着顶篷,那一盏琉璃灯也在微微晃动。她只觉得全身寒冷,四肢百骸中仿佛也有冰冷的针密密刺了进来。。

  她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手下意识地紧紧抓着,仿佛一松开眼前的人就会消失。。

  薛紫夜伸臂撑住他,脱口惊呼:“妙风!”?

  “那是他第一次直呼她的名字,薛紫夜怔了怔,忽地笑了起来:“好好的一树梅花……真是焚琴煮鹤。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你其实真的很厉害?”~~”

  “真帅~~”

  霍展白手指一紧,白瓷酒杯发出了碎裂的细微声音,仿佛鼓起了极大的勇气,终于低声开口:“她……走得很安宁?”。

  然而,在岁月的洪流和宿命的变迁里,他却最终无法坚持到最后。。

  “雪怀,姐姐……”穿着黑色绣金长袍的人仰起头来,用一种罕见的热切望着那落满了雪的墓碑——他的瞳仁漆黑如夜,眼白却是诡异的淡淡蓝色,璀璨如钻石,竟令人不敢直视。。

  金杖闪电一样探出,点在下颌,阻拦了他继续叩首。玉座上的教王眯起了眼睛,审视着,不知是喜是怒:“风,你这是干什么?你竟然替一个对我不利的人求情?从你一进来我就发现了——你脸上的笑容,被谁夺走了?”.......”

  很多时候,谷里的人看到他站在冰火湖上沉思――冰面下那个封冻了十几年的少年已然随薛谷主一起安葬了,然而他依然望着空荡荡的冰面出神,仿佛透过深不见底的湖水看到了另一个时空。没有人知道他在等待着什么――!”

  “..........”

  黑暗的牢狱外,是昆仑山阴处千年不化的皑皑白雪。。

  八剑中排行第六,汝南徐家的大公子:徐重华!?

  “这位客官,你是……”差吏迟疑着走了过去,开口招呼。。

  对于医者而言,凶手是永远不受欢迎的。。

  霍展白低眼,督见了手巾上的斑斑墨迹,忽然间心底便被狠狠扎了一下——。

  在两人身形相交的刹那,铜爵倒地,而妙风平持的剑锋上掠过一丝红。。

  侍女们讷讷,相顾做了个鬼脸。?

  姐姐死了……教王死了……五明子也死了……一切压在她头上的人,终于都死了。这个大光明宫,眼看就是她的天下了——可在这个时候,中原武林的人却来了吗?!

  “周围的侍女们还没回过神来,只是刹那,他就从湖边返回,手里横抱着一个用大氅裹着的东西,一个起落来到马车旁,对着薛紫夜轻轻点头,俯身将那一袭大氅放到了车厢里。”

  “在一个破败的驿站旁,薛紫夜示意妙风停下了车。.....”

  他和她,谁都不能放过谁。。

  “风!”老人不敢相信地望着在最后一刻违抗了他的下属,“连你……连你……”。

  雅弥的眼睛闪烁了一下,微笑道:“这种可能,是有的。”。

  “好险……”薛紫夜脸色惨白,吐出一口气来,“你竟真的不要自己的命了?”。

 对一般人来说,龙血珠毫无用处,然而对修习术法的人来说,这却是至高无上的法器。《博古志》上记载,若将此珠纳于口中吞吐呼吸,辅以术法修行,便能窥得天道;但若见血,其毒又可屠尽神鬼魔三道,可谓万年难求。!”
上一章【快捷键:←】 目 录【快捷键: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