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章 情事缉私档案

作品:情事缉私档案|作者:|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2-10-06|下载:情事缉私档案TXT下载
  “然而刚笑了一声,便戛然而止。.......”

  不到片刻,薛紫夜轻轻透出一口气,动了动手指。。

  妙风被她吓了一跳,然而脸上依旧保持着一贯的笑意,只是微微一侧身,手掌一抬,那只飞来的靠枕仿佛长了眼睛一样乖乖停到了他手上。”

  ““先别动,”薛紫夜身子往前一倾,离开了背心那只手,俯身将带来的药囊拉了出来,“我给你找药。”。”

 “教王,”身侧有下属远远鞠躬,恭声提醒,“听说最近将有一场百年难遇到的雪暴降临在漠河,还请教王及早起程回宫。”。

  ““呵,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摩迦啊明介啊,都是些什么东西?我不过是胡乱扯了个谎而已。”瞳冷笑,眼神如针,隐隐带了杀气,“你方才为什么不告诉霍展白真相?为什么反而解开我的血封?””

  霍展白一得手,心念电转之间,却看到对手居然在一瞬间弃剑!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他居然完全丢弃了武器,硬生生用手臂挡向了那一剑。。

  “瞳却是不自禁地一震,眼里妖诡般的光亮微微一敛。杀气减弱:药师谷……药师谷。这三个字和某个人紧密相连,只是一念及,便在一瞬间击中了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雪域绝顶上,居然还藏着如此庞大的世界!

  “妙水使?”薛紫夜一惊,看到门口抱剑而立的女子。!”

  飘飞的帷幔中,蓝衣女子狐一样的眼里闪着快意的光,看着目眦欲裂的老人,“是啊……是我!薛紫夜不过是引开你注意力的幌子而已——你这种妖怪一样的人,光用金针刺入,又怎么管用呢?除非拿着涂了龙血之毒的剑,才能钉死你啊!””

  “他在黑暗里躺了不知道多久,感觉帘幕外的光暗了又亮,脑中的痛感才渐渐消失。他伸出手,小心地触碰了一下顶心的百汇穴。剧痛立刻让他的思维一片空白。”

  廖青染叹息:“不必自责……你已尽力。”。

”她轻轻移动手指,妙风没有出声,肩背肌肉却止不住地颤动。。

  “刷!”忽然间,沥血剑却重新指在了他的心口上!。

  丧子之痛渐渐平复,她的癫狂症也已然痊愈,然而眼里的光却在一点点地黯淡下去。。

  “他的眼睛里却闪过了某种哀伤的表情,转头看着霍展白:“你是她最好的朋友,瞳是她的弟弟,如今你们却成了誓不两立的敌人――她若泉下有知,不知多难过。”.......”

  沐春风?他已然能重新使用沐春风之术!。

  前任谷主廖青染重返药王谷执掌一切,然而却从不露面,凡事都由一个新收的弟子打点。?

  “他们转瞬又上升了几十丈,忽然间身后传来剧烈的爆炸声!!”

  瞳想了想,最终还是摇头:“不必。那个女人,敌友莫测,还是先不要指望她了。”。

  那一瞬间,排山倒海而来的苦痛和悲哀将他彻底湮没。霍展白将头埋在双手里,双肩激烈地发抖,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却终于无法掩饰,在刹那间爆发出了低哑的痛哭。。

  然后,他几乎每年都会来这里。一次,或者两次——每次来,都会请她出来相陪。?

  她在说完那番话后就陷入了疯狂,于是,他再也不能离开。?

  抬起头,只看到大殿内无数鲜红的经幔飘飞,居中的玉座上,一袭华丽的金色长袍如飞瀑一样垂落下来——白发苍苍的老者拥着娇媚红颜,靠着椅背对她伸出手来。青白色的五指微微颤抖,血脉在羊皮纸一样薄脆的皮肤下不停扭动,宛如钻入了一条看不见的蛇。来?”

  “其实,就算是三日的静坐凝神,也是不够的。跟随了十几年,他深深知道玉座上那个人的可怕。”

  “多谢。”妙风欣喜地笑,心里一松,忽然便觉得伤口的剧痛再也不能忍受,低低呻吟一声,手捂腹部踉跄跪倒在地,血从指间慢慢沁出。。

  瞳一惊后掠,快捷无伦地拔剑刺去。。

  “仿佛被看不见的引线牵引,教王的手也一分分抬起,缓缓印向自己的顶心。?每年江南冬季到来的时候,鼎剑阁的新阁主都会孤身来药王谷,并不为看病,只是去梅树下静静坐一坐,独饮几杯,然后离去。陪伴他来去的,除了那只通人性的雪鹞,杦只有药王谷的那个神秘的新谷主雅弥。......”

  “他微微一惊:竟是妙空?!”

  夏浅羽放下烛台,蹙眉道:“那药,今年总该配好了吧?”。”

  “.........”

  “手拍落的瞬间,“咔啦啦”一声响,仿佛有什么机关被打开了,整个大殿都震了一震!?”

  ““不好!快抓住她!”廖青染一个箭步冲入,看到对方的脸色和手指,惊呼,“她服毒了!快抓住她!”。”

  “榻上的人细微而急促地呼吸着,节奏凌乱。。

  她醒转,露出了一个惨淡的笑,张了张口,想劝说那个人不要白费力,然而毒性侵蚀得她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了。仿佛觉察到怀里的人醒转,马背上的男子霍然低下头望着她,急切地说:“薛谷主,你好一些了吗?”。

  “瞳术需要耗费极大的精力,而对付教王这样的人,更不可大意。........”

  “他默然地坐下,任凭她开始检查他的双眼和身体上的各处伤口——他没有注意她在做什么,甚至没有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八处大穴已然被逐步封住,完全不能动弹。他只是极力睁大眼睛,想看清楚她的模样。十二年不见了……今夜之后,或者就是至死不见。?”

  用这样一把剑,足以斩杀一切神魔。。

  “这、这是——他怎么会在那里?是谁……是谁把他关到了这里?。”

  ““你还没记起来吗?你叫明介,是雪怀的朋友,我们一起在摩迦村寨里长大。”顿了顿,薛紫夜的眼睛忽然黯淡下来,轻声道,“你六岁就认识我了……那时候……你为我第一次杀了人——你不记得了吗?””

  “不了,收拾好东西,明日便动身。”廖青染摇了摇头,也是有些心急,“昨日接到风行传书说鼎剑阁正在召集八剑,他要动身前往昆仑大光明宫了。家里的宝宝没人看顾,我得尽快回去才好。”。

  终于找到了一个堂而皇之的拒绝理由,她忽地一笑,挥手命令绿儿放下轿帘,冷然道:“抱歉,药师谷从无‘出诊’一说。”。

  那一些惨叫呼喊,似乎完全进不了他心头半分。?

  霍展白在日光里醒转,只觉得头疼欲裂。耳畔有乐声细细传来优雅而神秘,带着说不出的哀伤。他撑起了身子,窗外的梅树下,那个蓝发的男子豁然停住了筚篥,转头微笑:“霍七公子醒了?”?

  冰雪的光映照着他的脸,苍白而清俊,眉目挺秀,轮廓和雪怀极为相似——那是摩迦一族的典型外貌。只是,他的眼睛是忧郁的淡蓝,一眼望去如看不到底的湖水。。

 “蠢女人!”看一眼薛紫夜头上那个伤口,霍展白就忍不住骂一句。。

  他不顾一切地伸手去摸索那颗被扔过来的头颅。金索在瞬间全数绷紧,勒入他的肌肤,原已伤痕累累的身体上再度迸裂出鲜血。。

  妙风怔住了,那样迅速的死亡显然超出了他的控制——是的!封喉,他居然忘记了每个修罗场的杀手,都在牙齿里藏有一粒“封喉”!。

  “妙风怔了许久,眼神从狂怒转为恍惚,最终仿佛下了什么决心,终于将怀里的人放到了地上,用颤抖的手解开围在她身上的狐裘。狐裘解下,那个女子的脸终于露了出来,苍白而安详,仿佛只是睡去了。~”

  “忍一下。”在身上的伤口都上好药后,薛紫夜的手移到了他的头部,一寸寸地按过眉弓和太阳穴,忽然间手腕一翻,指间雪亮的光一闪,四枚银针瞬间就从两侧深深刺入了颅脑!。

  习惯了不睡觉吗?还是习惯了在别人窗下一站一个通宵?或者是,随时随地准备为保护某个人交出性命?薛紫夜看了他片刻,忽然心里有些难受,叹了口气,披衣走了出去。。

  廖青染没想到,自己连夜赶赴临安,该救的人没救,却要救另一个计划外的人。。

  “你……是骗我的吧?”妙水脸上涌出凌厉狠毒的表情,似乎一瞬间重新压抑住了内心的波动,冷笑着,“你根本不是雅弥!雅弥在五岁时候就死了!他、他连刀都不敢握,又怎么会变成教王的心腹杀手?!”。

  教王在身后发出冷冷的嘲笑:“所有人都早已抛弃了你,瞳,你何必追?”?

  “那一天的景象,大光明宫所有弟子都永生难忘。~~”

  “真帅~~”

  “那我先去准备一下。”他点点头,转身。。

  她转过头,看到了车厢里静静躺在狐裘中沉睡的弟子。小夜,小夜……如今不用再等百年,你就可以回到冰雪之下和那个人再度相聚。你可欢喜?。

  “是。”四个使女悄无声息地撩开了帘子挂好,退开。轿中的紫衣丽人拥着紫金手炉取暖,发间插着一枚紫玉簪,懒洋洋地开口:“那个家伙,今年一定又是趴在了半路上——总是让我们出来接,实在麻烦啊。哼,下回的诊金应该收他双倍才是。”。

  她用尽了最后的力气,用双手撑起自己身体,咬牙朝着那个方向一寸寸挪动。要快点到那里……不然,那些风雪,会将她冻僵在半途。.......”

  冰下的人静静地躺着,面容一如当年。!”

  “..........”

  剑锋刺进他后心肌肉,与此同时,他的手也快击到了飞翩胸口。双方都没有丝毫的停顿——两个修罗场出来的杀手眼里,全部充满了舍身之时的冷酷决断!。

  “我自然知道,”雅弥摇了摇头,“我原本就来自那里。”?

  里面只有一支簪、一封信和一个更小一些的锦囊。。

  而他,就混在那一行追杀者中,满身是血,提着剑,和周围那些杀手并无二致。。

  “前方有打斗迹象,”夏浅羽将断金斩扔到雪地上,喘了口气,“八骏全数覆灭于此!”。

  廖青染点点头:“霍七公子……你也要自己保重。”。

  “瞳?”霍展白惊讶地望着这个忽然现身药王谷地新任教王,手不离剑。?

  唉……对着这个戴着微笑面具、又没有半分脾气的人,她是连发火或者抱怨的机会都找不到——咬了一口软糕,又喝了一口药酒,觉得胸口的窒息感稍稍散开了一些。望着软糕上赫然的两个手印,她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那样高深的绝学却被用来加热残羹冷炙,当真是杀鸡用牛刀了。!

  ““不!”她惊呼了一声,知道已经来不及逃回住所,便扭头奔入了另一侧的小路——慌不择路的她,没有认出那是通往修罗场的路。”

  “獒犬警惕地望了薛紫夜一眼,低低呜了一声。.....”

  完全不知道,身侧这个人双手沾满了鲜血。。

  庭前梅花如雪,初春的风依然料峭。。

  走到门口的人,忽地真的回过身来,迟疑着。。

  何况……他身边,多半还会带着那个药师谷不会武功的女人。。

 “真不知?”剑尖上抬,逼得霜红不得不仰起脸去对视那妖诡的双瞳。!”
上一章【快捷键:←】 目 录【快捷键:Enter】 下一章【快捷键:→】